追蹤
寂寞與幸福所交織出的園地。野田妹自由創作
關於部落格
多大的繁華,到頭來都是一場虛空。
只想單純平凡的存在著,即便總是事與願違......

  • 3583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變質的詛咒-3

 我有點想咒罵莊秀秀,因為正義才不是狗屁呢!她有夠病態的,能夠刻意眼睜睜去看別人被打,真是恐怖的人,到底是誰笨都不知道,多虧她還選法律系,沒有廉恥心。亂翻之中,我發現每隔好幾篇才有新花樣,害我的耐心都快沒了。

1130

她的身體越來越瘦了,我想一定是吃不下飯的原因,真希望她不要突然就死掉了,因為沒有她,我往後的日子怎麼捱過啊!看著臉上左一拳、右一拳,還有數不清的巴掌,好過癮喔

1225

終於慢慢習慣那樣的生活,今天是聖誕節,不知節目有沒有開,希望有開,如果可以我希望今年的聖誕禮物就是揍她兩拳,不是三拳,其實看久了,手會不知不覺握起拳頭,以前都不知道揮空試了多少次,希望學姊開放許願,讓我可以宣洩多年之恨,當然不是對她不滿,只是抒發學業的大壓力,而揍枕頭對現在的我像呼吸一樣正常,但如果可以打到真的人,那我肯定可以一年都不需要呼吸,只可惜學姊出國滑雪去了,黑道加千金大小姐不知道是上輩子修了多少福氣啊

我知道我不能再看下去了,這根本就無法無天嘛!難道世上沒法律嗎?怎麼有人可以說揍人就揍人,那個女生不會報警喔! 還是因為她怕「黑道千金小姐」會找她更大的麻煩,總之,那個「黑道千金小姐」一定會下地獄的。

看完了每一段都令我感到病態又頭皮發麻,世界上真的有這麼雙面人的女孩,因為她看起來就是個十足的乖乖牌,結果卻有這麼危險的心靈,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想著想著,突然門鈴響了

「菜菜子!

我並不吃驚,因為小學到國中時,我生病或請事假,她肯定會跑來我家看我,還記得有一次……我要參加親人的婚禮,所以要請假多天點,而她也跑去找我,還大哭呢!原因是她誤會了

「小米不能死,不能丟下我一個去天堂玩。

她大哭大叫衝進教堂,結果許多人便轉頭望望那個淚流滿面說出不吉利「死」字小女孩,當她跑進來發現我拿著花籃灑著花,便毫不猶豫的熊抱我。

「我還以為妳一輩子都不會來學校了,因為老師說要請別的同學幫妳做打掃工作,還有當副班長,我以為妳……

她看著大家在望著她,連我都還沒回過神來,就又匆匆跑走了,或許是當時年紀小,容易一股腦兒就栽進自己的想法裡吧!還有之前我曾說過我如果死掉會想在教堂舉辦喪禮,可以受到耶穌的祝福,雖然菜菜子說那樣有點怪,不過我喜歡與眾不同,結果這樣的與眾不同卻害她誤會了。

想起以前,總會有數不完的糗事,到了現在依舊會笑到肚子痛。看看現在的她,雖然沒有當時的擔心煩躁,卻顯得害怕穩重,我內心隱隱覺得她的造型很怪,不再像以前的她了,可是我相信眼前的一切。

「嗨!聽說妳生病了,所以我就來看看妳。沒想到妳的新家比之前大好多喔!」

我發現跟菜菜子同班那時就簡短的跟她聊聊我現在新家的位置與地址,還有我爸爸原本在舊家附近當個上班族,只是在我國中快升高中時,鄰居的小孩被撕票了。如果她來得及長大,大概已經高中三年級了,而且小時後常常跟她玩,所以我爸爸發現那次的事件讓我常做惡夢,就決定搬家,並且換工作,沒想到會是警察,那時才知道爸爸以前是讀警校的,只不過世事難料啊!

「是啦!不過不是身體上,而是心靈上。

我也不知道要如何解釋。

「那學校的傳聞就是真的囉!

她眼睛睜大大的,好像是看見侏儸紀的恐龍。我以為這件事會沒有人知道,結果連人都沒到校,事情就傳的四處飛揚了。

「沒錯啦!還不是妳突然不來,害我得面臨這種事。

我好像把罪通通推給了菜菜子,真壞。

「對不起,那你還好吧!」

我罪惡又加深了,明明不關她的事,自己又將事情推給別人,那跟昨天失去理智的秀秀媽媽有什麼不一樣?

「妳確定要在門口聊天嗎?

我好想轉移話題。

「妳有發現什麼嗎?

她還是不肯放過我,邊走邊問,直到坐下還是繼續問我「妳當時有往上看嗎?

、「妳有發生什麼事嗎?」

 

「菜菜子我什麼都沒發現,我嚇傻了,還有我現在看起來哪裡缺角嗎?

我的確沒事,但我似乎說謊了,因為我撿到莊秀秀的變態日記,雖然菜菜子是我的好友,可是我卻不想告訴她這個事情,反正就是自殺,我想只是撿到一本日記也不算說謊吧!

之後菜菜子就回家了,不過都是她在問我的高中生活,每當我想要聊她時,她就會搶先一步問我,最後明天是週末,菜菜子終於要約我出門了。

熱情的太陽讓我睜不開眼睛了,不過還是起床準備到書局,當然出門前先問爸爸的意見。

「我要和菜菜子出門,因為以前是同班同學,就以前常來舊家的那個女孩。

我爸正在看報紙,然後抬頭看我一下,點了頭,其實以前也沒幾個來過舊家,所以也不用講解是哪個了。

「幾點回家?」

我爸抬頭問,不過他可能還在為前天的事擔心吧

「晚上九點多。

我拿起包包走出去。

「小心─

這兩個字從爸口中感覺是放慢板。

撘著公車到書局,遠遠看見菜菜子正望著這輛公車。

「哈囉彩紫。

我從音調感覺到自己的喜悅。

「好久沒聽到妳這樣叫我了。

真的很懷念,但還是先拉著她衝進書局,雖然她以前很愛看小說,可是不知道現在是否如此。

「還喜歡書嗎?」

我轉頭看她。

「當然還喜歡。

她好像遲疑一下,但很快就回答了我。

「這樣就沒來錯地方。」

我開心的閒晃,因為我們都很喜歡書,加上這次有好久不見的朋友相陪,要不然以前都是獨自一人來,有點寂寞沒人分享。

我們逛了許久,中午在附近的麵攤吃飯,然後又逛了許多衣服、首飾,我感覺菜菜子對這些完全沒興趣,畢竟是我提的,所以她看起來勉強接受,我以為她會喜歡的說,早知道就繼續在書店,起碼我也不會在這人群中掙扎,不過下午菜菜子馬上提議要去夜市玩,順便解決晚餐,看她說到夜市馬上精神奕奕,果然還是很喜歡玩樂的她,但是在牛排館總是看她東張西望似乎在找人一樣,一旦發現我在看她,又馬上熱情的說:「牛排有點燙。、「好久沒跟妳出來玩了。

 

感覺心情放鬆許多,我似乎都忘記了秀秀的事情了,可是我始終忘不了那變態日記裡的女孩,被這慘忍的世界霸凌的弱者。

「小米,我先去廁所拉肚子一下。這個胃真是不能撐啊!妳先逛,那個籃球機似乎蠻好玩的。

她嘆著氣,然後快速的跑走了。

「肚子疼還這麼能跑啊?

我偷笑了一下,果然像她的個性,想做什麼就說什麼,不過她胃不好,難怪這麼瘦,真讓人擔心這身體是不是被強風一吹就會倒了。

話說我這肚子能撐了,現在還餓,那牛排小到根本就是坑錢,多虧菜菜子還能說飽,我都快叫老闆退我錢了!

雖然她說籃球機好玩,但我肚子餓連打的力氣都沒有,突然想吃這裡總是大排長龍的香酥雞,可惜在籃球機的對岸,我拖著痠痛不已的腳慢慢移向人潮眾多的美食區,我排到最後面,突然感覺前幾個的光頭在哪看過。

「光頭鼻屎!

我知道太大聲了,前面幾個都轉頭看我了,唯獨那個笨平頭不知道我在叫他,原來一個人可以笨到不知道別人在罵他。

等了快三十分鐘,我想還是吃對面那家香酥雞好了,我想,老闆娘都閒到在打蒼蠅給她捧一下場好了,避免菜菜子尋找我這個貪吃的失蹤兒童。

只是更痛苦的是要從人群中擠出來。我慢慢擠到前面看到光頭正在油鍋前流著口水,然後又靠向前一點聞那香氣,我真是被他打敗,難不成他也想像香酥雞,人家公告牌都寫「請勿太靠近油鍋,溫度極高

他還整頭都想栽進去的樣子,果然笨。

「啊!

我本來已經看見縫隙要鑽出去了,光頭鼻屎的尖叫聲把我嚇的回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