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寂寞與幸福所交織出的園地。野田妹自由創作
關於部落格
多大的繁華,到頭來都是一場虛空。
只想單純平凡的存在著,即便總是事與願違......

  • 359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變質的詛咒-2

 在警察封鎖現場時,我被其他警員帶回去做筆錄,雖然很擔心,不過我真的是超無辜的,希望我能脫離險境,做完筆錄就趕快回家。

那個警員一把我帶回警局立刻問我一大堆問題,例如:幾點發生的、為什麼你這麼晚還在逗留、把過程說出來之類的

「我記得是七點左右,因為我剛講完電話。

我只能把大概說清楚,現在在問我的警官是個高高瘦瘦的人,臉上有淡淡的優美,但還要加點嚴肅

「然後呢?」

他正低頭寫著要問我的話,而旁邊的另一個也是高瘦型,不過比剛才那個矮一點,他在紀錄我們的對話

「她就突然摔了下了來,我……

慘了我的緊張已經衝到最高點了

沒事的,你慢慢說,等我一下

他說完就走出去了,而在紀錄的那個人,他終於抬頭看我了

「你先放鬆一下心情,我知道被審問不好受,加上那樣恐怖的驚嚇,我想你一定受不了吧。

他好像是在可憐我也對,其實我也是受害者之一,難怪他會用那種同情的眼神看我

「是真的很恐怖,誰也沒想到開學第一天會發生這種事

我也點不耐煩了,我不但告訴審問我的警官「同學要和我逛街」、「社團需要整理也跟他說一切發生過程,他整整花了我一個多小時,而現在是想繼續扣留我嗎

 

我聽到門開啟得聲音就知道他要繼續審問了,原本高興的心情全被莊秀秀搞砸了啦等等她會不會聽到我在罵她,所以半夜站在我床邊看我啊結果我又暗自在心中向莊秀秀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怪你,我在罵自己嘛不早點回去,對不起─」

標準的孬種。

 

「小蝦米!

突然有個熟悉的聲音在叫我,是爸爸

「爸─」

我立刻衝向他的懷抱,把臉埋在他的雄厚紮實的胸膛上,我早已忘記這個動作是幾年前的事了。

「小米嚇壞了吧有沒有怎樣,被壓到,還是受傷……

我爸爸緊張的把我東翻西翻,我立即回復他

「爸聽我說:『我沒事』。

我故意強調,而門又再度被開啟,剛才那個警官泡了茶來,立刻說道「長官你來了啊對不起,沒泡你的茶,我再去泡。

當他準備轉身時,我爸叫住他

「小李,不用替我泡茶了,我是來帶我女兒回去的。」他的口氣不是請求,是非常有威嚴的

他思考一下才回答「長官,我其實也不想刁難令嬡,可是她當時只有一個人,加上檢察官還沒回來,我不能自行就讓她回去。

看他只是聽從上方命令,就不要讓他為難好了。

「爸,沒關係,都待這麼久也不差那一下了。

 

「嗯。

爸自己了解這種情況,我想身為警察的小李應該非常為難。

「那長官我先看看他們到了沒。」小李趕緊跑出去,剩我和爸爸,加上那個剛剛安慰我的警官,我可以感受到爸爸的壓力,因為我真的會變成嫌疑犯,我也知道他會相信我,但如果沒有找到她自殺的證據,我肯定要每天來警局報到了。

小李再度用衝的進來「長官,檢察官他快到了,請你和令嬡跟我到外面等吧

小李在我和爸爸要走出門口時叫了一聲「對了新手一起到外面,等一下才是真的要做紀錄了。

 

「什麼那剛才是試驗嗎?」

我使勁吃奶的力氣瞪他

「……不是,剛才是詢問至於你能不能走還是要檢察官決定,相信我,沒事的

他很自信的回答

今天我的體力已耗盡。

我才一走出去就有人狂抓著我,眼前是個傷心絕望的女人,她說出來的話更震撼了我

「我女兒不可能死了,一定是害死她的。

她狂叫又搖著我的肩膀,結果我爸拉開她,則其他的警員立刻向前安撫秀秀媽媽的情緒,而我像受到驚嚇的羔羊依附在爸爸身邊,我不懂我正抱著什麼心情流淚,但她的拉扯中拉出了一段母親深愛子女的心情,而我的角色,只是當現場目擊者,或者是為了不讓她女兒慘死校園,隔天卻有一大堆好奇的學生圍觀而已。

「我沒殺她,才不是呢是她自己不回家要去頂樓逛逛的。

才剛說完我就想馬上去撞牆,哪壺不開提哪壺!她正張牙舞爪想衝向我

為什麼沒阻止她,一定想害死她,對不對?」

這對我是最嚴厲的指控,但在我還沒完全解讀她的含意前,爸爸先站起來

「莊太太,請你收斂點,不要含血噴人,這樣對她會造成很多傷害,更何況我女兒只是無辜的現場目擊者,你的指責會讓她有多大的罪惡感,你知道嗎我也是有兒女的人,假使事情是發生在我身上,我肯定比你更歇斯底里,但我絕對不會把罪隨便推到一個路人甲,難道你沒想過自己的女兒為何自殺嗎

我看著保護我的神勇之父,好有權威,不愧是我爸!

「夠了這裡是警局,請自重莊太太

那個新手給我一個大大的驚訝,我覺得他應該會嚇到躲在角落的那種,不過他現在的語氣是威脅現場平民「我是警察!再動我斃了你!的意味,而外頭出現警車和救護車。當有警察走進來時,秀秀媽媽正虛脫跑向前詢問警官,而我什麼也沒聽到,只模糊的看著警官搖搖頭,而秀秀媽媽整個倒地大哭,最後疲倦侵襲我,漸漸進入恐怖的夢鄉。

 

今天感覺很疲倦,不過還是穿上制服準備去學校,而爸爸站在門口叫我休息一天再去,現在我似乎想起昨天的一切,我又睡了一下,再次醒來時,爸爸也告訴我睡著之後的事。警官拿一封遺書給秀秀媽媽,而筆跡也非常確定是秀秀寫的,爸爸也偷偷把內容告訴我。

我好累喔!每天一分一秒都在競爭,每當放學後,就去補習,回到家又是家教老師逼我寫那永遠也寫不完的講義,活著簡直是在受罪,我的功課確實比別人優越,但我的人生卻顯得更空白,面對這樣的對比,離開是否會是比較好的抉擇,

我該怎麼辦?誰能救救我?

接下來是另一張的內容

我的罪惡感越來越重,為了比別人厲害,我又究竟做了什麼雖然時間漸漸稀釋痛苦,但有些事是永遠無法一筆勾消的,希望她會得到救贖……

我在第一張終於知道她為什麼自殺,而第二張讓我很疑問,「她」是誰啊?又救贖什麼呢她自己嗎

雖然爸爸叫我休息,但他又沒有要請假照顧我,姐姐也去上班了,剩我一個在家無聊,不過無聊白無聊,不如再把莊秀秀的故事接下去

雖然心裡毛毛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