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寂寞與幸福所交織出的園地。野田妹自由創作
關於部落格
多大的繁華,到頭來都是一場虛空。
只想單純平凡的存在著,即便總是事與願違......

  • 359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城市光淚雨--結局

 
*煜承*
 
是啊!一切都該平穩的結束了。
我以為一切終於落幕了,誰想的到她突如其來的微笑讓我的心噗通噗通的跳,也許這是在告訴我,我愛著她的感覺正在萌芽。
放學時,她突然這樣說:「你今天不太正常,該不會是開學症候群吧!」我因為這句話停下來了,她轉頭一臉疑問得看著傻傻楞住的我。
「妳想知道為什麼嗎?」我激起了她的好奇心,因為她瘋狂著頭。
在她凝視的眼神下。「我很孤單。」這句話轉動在我們之間,然後她慢慢點個頭。
「我知道,所以要怎麼樣才會化解你的孤單?」她的指尖輕輕觸碰我的肩膀。
「我們……」我感覺自己發出不安的訊號。
「我會陪你的。」她溫暖的笑一下,就和今天早上那一幕一樣,一個可以讓我為她傾倒的笑容,從這個迷人的微笑當中我察覺到那嶄新的杜喬。
她繼續說:「雖然我不懂你對瑞文是怎麼樣的情感,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可以釋懷,如果真的很難,那就減少碰面吧,也許會遺忘的比較快。」她每次都以為我的異常是因為瑞文,我真是被徹底打敗。
「妳沒想過我會喜歡女的嗎?」我不希望她繼續誤會下去了。
「沒想過。欸,我家到了。」她因為我那番話笑的很燦爛。
「妳家離學校怎麼只有五步的感覺,好快就到了。」
「說真的,如果你有辦法去愛異性,可以試試看,有什麼需要再找我吧。」她擺明我就是沒救了的態度。
我看著她關上了門,才慢慢離開
***
其實我不是個對愛情很了解的人,但是我偵測到自己內心奇怪的怦然,看到她就會不由自主得靠近,真的就像一顆蘋果受到地吸引力的原理,無法不墬入她的精心布置的陷阱裡。
高三的生活除了認真讀書和考試,真的沒什麼有趣了,唯一讓我感到興趣的是數學,因為女生通常真的蠻不精通數理這方面的,杜喬也不例外,所以我可以幫助她,更靠近她一步。
「妳還好嗎?需要我幫妳課後輔導嗎?看看妳,黑輪都跑出來了。」黑眼圈還真不是普通的明顯,看她早晨都非常疲倦。
「圖書館都開到九點,這樣會害你沒讀到書。」她還真的為我擔心,不過圖書館……
「放心啦!我這麼厲害,況且一起讀書也可以一起進步,不過圖書館有點遠。」各自占一半的藉口。
她眉頭皺了一下。「那如果你家……更遠,我家……你可以嗎?」我就在等這句話。
「當然可以,完全沒問題,我也不忍心看著妳數理被當掉。」微笑不自覺在臉上展開來。
「不是這樣的,我覺得陪我讀完書你會太晚回家,我覺得你家很遙遠,太危險了,尤其十點多後,飆車族超多的,還有你回家還要洗澡,占用了你太多時間,不行!」她搖搖頭,我感受到她關心我的體貼舉動,這真的是家人間的感覺嗎?
「吃飯和洗澡我可以在你家解決,至於回家……你家沙發借我睡就可以了。」對於男生是在自然不過的事,但對女生我就不知道了。
「只要不踏入我的房間是沒問題,但蕭張茜茜她有點……介意。」她說完最後兩個字時,我想不只是介意而以,不過我自有我的方法。
「相信我,她不會介意的。」我其實不確定。
「那幾點來我家,我個人建議你先在家洗好澡再來,浴室有點不堪入目,然後我們可以一起吃晚餐,再做功課,十一點前應該可以完畢。」她認真的寫在筆記本上,這些計畫對我就像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一樣,雖然晚餐不是重點,但起碼有人可以陪我吃飯。
 
*杜喬*
 
煜承下課後都會來幫我拯救那慘不忍睹的數學,有時候他會去新鮮超市買些食材到我家煮,然後連愛嫌東嫌西的蕭張茜茜都對煜承的晚餐讚不絕口。
每天都可以發現學校書桌有一張溫馨的便利貼跟一份營養的早餐,有一次他拿著他的外套到我的位子給我,然後黏一張便利貼在桌上說:「先穿上吧!」那時我傻住。炎熱的天氣要我穿外套!然後我看著便利貼裡的一字一句。
杜喬:
雖然不知道怎麼開口說,但我依舊非說不可,因為我不希望有別人用色瞇瞇的眼光看著你。
趕緊穿上我的外套,雪白的制服襯托出了危險的存在,這就是我要說的。
藍顏知己                 煜承  
天呀!看完我立刻穿上外套,在早上匆忙中完全忘記去注意這樣的小事,但他注意到了,還附贈一件外套,我真的好感謝他。
總感覺人生中有這樣宛如親人的知己,真是世界上很幸運的一件事。
接著,微楓以為我有病,怎麼大熱天穿著冬天的外套,我只有蠢笑一下。
「妳很熱吧!我幫妳搧搧風。」那天的午餐時間,煜承和我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尷尬,他拿著天線寶寶圖樣的扇子在幫我搧風。
雖然非常難為情,不過我還是要對他說:「謝謝你每天注意著我的制服。」
他搔了頭。「講的好像我每天會偷看女生內衣的變態似的。」我和他都笑了,因為彼此已經漸漸形成一種超越朋友的默契。
我們常常會以這樣的方式談天,每次他都會虧自己,害我笑到顏面神經都失調,有時候我很擔心會愛上這個永遠都無法喜歡上我的人。瑞文不常和我說話,不只是沒什麼好聊的,還有辛雨晨,他擔心她會吃醋,所以自然可以省略掉非常不必要的部分,不過蔡微楓最近很失常,下課老是先跑掉,還叫張煜承要好好盯住我,我有一種預感,她可能戀愛了。
***
歲月如梭,我的寒假展開了,其實高三的寒假是一種折磨,我常常和煜承約在圖書館看書,每天拼著數理,就為了即將到來的學測,其實我知道他根本不把學測放在眼裡,只是不想眼睜睜看我仆街而已。
 
微楓終於在我寒假的第三個星期打電話要約我看電影,想說整整二十一天失去聯絡為免太過份了,好幾次打電話都通話中,不然就是在忙等等連繫,我還以為她去森林進修了呢!
本來想說是女孩們的聚會,還是不要約煜承比較好,誰知道微楓居然叫我一定要帶張煜承去,這其中必有緣故,肯定有鬼。
「杜喬。」這聲音和以往不太一樣,有種繽紛的喜悅感,還微微添加著害羞,應該和猜想的不會錯。
我看到了她身旁的男生,外型的很陽光、皮膚黝黑,難怪是她的菜。
「妳男朋友?」我和煜承幾乎異口同聲。
煜承推一下我的手肘。「我就說我們很有默契吧!」
「我們是否應該帶一下墨鏡。」那位男孩故意用手遮陽的樣子來裝刺眼,他的聲音感覺像學長的樣子,微楓滿面春風呀。
「他們每天都這樣,阿豪你得忍耐點囉。」原來那個男生叫阿豪,看著她幸福的微笑,內心感覺幾分欣慰。
「我們永遠不可能到達你們想的境界。話說回來,真是太棒了,以後可以享受著不用被妳打擾的日子了。」我雖然這樣說,但想到以後沒有她打擾的日子反而鼻酸了起來,但是好像都是我在打擾她……
「幹嘛這樣說,妳放心,我以後照常三餐打擾妳,倒是妳問題少一點就好了。」她說完,我們大家都笑了起來。
今天從阿豪的行為舉止看來,是個不錯的小子,我感覺到阿豪讓微楓很開心,她的嘴角比往常上揚了好久好久,身為她的好朋友,這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不但可以分享著她的快樂,還可以聞到她身上散發著幸福洋溢的氣息,雖然我無法幫助身邊很重要的人都得到幸福,但是我依然祈禱著。
她最近在學做蛋糕,托了阿豪的福,我也被迫學了不少甜點,下次正好可以讓煜承試試我的功夫。
「哇!蔡微楓手腳真快速,那麼快就騙到一個笨學長了。」他的手輕輕環住我的肩膀。
「欸,人家微楓可是很資優的好嗎。是學長賺到了。」我反駁他的玩笑,不過我沒逃離他手臂的環繞,有一種意外的自然,霎時,我好希望,他是喜歡女孩的。
夜晚的燈照映著我們,走在人群中,還是可以感受到十度寒風的威力,煜承依舊緊緊環著我的肩膀,我偷偷看了一下他的側臉,發現每一次看他都比上一次美好,讓人感覺更熟識些,他瞬間轉頭看著我,害我一副「被發現了」的樣子,趕緊轉回去。如果他沒喜歡瑞文就好了……
「我長得太帥嗎?不然幹嘛一直看著我?難道妳不知道──」自戀。
「知道啦!夜晚的天氣真冷,趕快回家吧。」我故意轉移話題,走路快速很多,但他突然定住拉我,我瞬間彈了回去。
「等等啦!」煜承把外套脫下來披在我身上,只剩一件毛衣,然後還原剛剛的動作,繼續穿梭在人群中,他有點在抖,因為身上少了一件防風夾克替他擋住吹得刺骨的冷風。
「謝謝你唷。最好的同志朋友。」我開玩笑的看著他。
「妳千萬就別愛上我哦。」我笑著用手肘推一下他的手臂。
***
學測已經不遠了,學校偏偏讓畢業旅行在這冬末舉行,幸好春天也快來了,不然玩樂的熱情可就凍僵了。煜承還是努力幫我惡補數理,然後一起準備著學測的到來,不過在這之前,我們得先應付三天的紀念旅行。
辛雨晨居然發了瘋要和我同房間,蔡微楓也嚇一跳,雖然這樣人數剛好,不過也應該是她和那兩個跟屁蟲才是,怎麼會找上我,該不會要和我算彭瑞文的帳吧?可一切不是都結束了嗎?
「不會吧!同間房?她是戀愛到發瘋了喔。」微楓邊捏著下巴說。
「我不同意,這種提議準沒好事,尤其她一定會跟妳提到他。」煜承該不會認為我對「瑞文」兩個字還有感覺吧?我覺得是他還沒克服心理障礙。
「反正當下就知道了,東猜西猜也是白猜的。」我想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睡兩晚又不會怎麼樣。
三天的旅行啟程了,每個人都像小學生要郊遊般興奮,我和煜承坐一起,本來想找微楓的,可是她要躲在最後坐和阿豪偷講電話,現在都變成這樣,戀愛中的少女呀!
「你怎麼沒找男生坐呀?」我疑惑的看他。
「沒喜歡的。」看來他真的只喜歡瑞文,這下真的煩惱了,我所認識的好男性不多,唯獨我哥哥,但他都結婚了!可是他如果在班上真的有喜歡的男孩,我卻反而會有失落感。
第一天的行程中的第一站是動物園,我和煜承在幫貓熊拍照,看牠們吃竹子的樣子好可愛,圓滾滾的,好不容易晃完一圈,我坐在木椅上歇息一會兒,煜承要去買飲料,結果瑞文就出現了,可是稀奇的是辛雨晨不在旁邊監督他。
「喬。」他這樣叫我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
「怎麼一個人,辛雨晨呢?」我用平常的語氣問他。
「雨晨去化妝室。妳怎麼一個人?」瑞文在我身旁坐下。
「他買飲料去了。」瑞文似乎有心事,難不成小倆口吵架了?
「我可以和妳說說話嗎?」語氣中帶點虛弱,果然有問題。
「現在可以說嗎?」瑞文搖搖頭,我猜是因為煜承回來了。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所以沒有你的飲料。」煜承對瑞文跟以前的態度不一樣,或許這就是瑞文想跟我說的,叫我當和事佬,解開他們內心的結。
「晚上見囉!」瑞文跟我和煜承揮手,便跑走了。
「妳跟他有約?」煜承皺著眉頭看我。我哪時約瑞文了呀?我記得談話中,連時間、地點都沒有,奇怪了。
不知道怎麼解釋,所以還是先說有好了。「嗯嗯。就玩牌啊!畢業旅行必做的事情之一。」我撒了一點小謊,希望煜承不會發現。
「喔。」冷淡。
整天下來,真的累到不成人形,煜承從下午就很少說話,除了中午問我要不要吃我最愛的紅蘿波以外,他就很少開口了,不過上午好像也很少說話,真不該讓煜承看到瑞文的。
晚上是夜市之旅,當然就是吃吃喝喝,我拉著煜承的手跑到夜市入口拍了一張照當作紀念,然後還要找微楓拍一張,可是她已經不見人影了,大概又是躲在某個角落和阿豪談情說愛了,在遊覽車上就這樣,要聊個天都要問她有沒有空。
我看了一下相機,發現煜承連一點笑容都沒有,所以執意還要在拍一張,我挽著他的手說:「看鏡頭。西瓜甜不甜─」看煜承的表情我就知道他聽成苦瓜。
情緒真的會影響人,我被煜承悶悶不樂的心情給感染了。他依舊是我問他答,都不主動先提起話題,我只能一直問他想吃什麼、想喝什麼,或者直接把買來的食物往他嘴巴塞。在人群中,我們突然之間變成了陌生人,手臂相隔的距離是一條分隔線,他現在到底在想什麼呢?我似乎已經被推離在他的思緒之外了。
瑞文真是一顆不起眼的核子彈,但是爆炸的威力,可會讓全世界都受到影響。
回到飯店他連再見都不說就和同房的朋友一起拖著行李回房間了,我默默的看他和朋友有說有笑的搭電梯上樓,要不是辛雨晨撞我,我可能還在看著反覆開門又關門的電梯。
「該不會連晚上都要膩在一起吧!妳─」辛雨晨把我拖回房間就看到微楓在跟男友回報她在飯店了。看著她的幸福,不免讓我有些忌妒,也許幸福真的是簡簡單單,但是卻也很困難。
「我們是真心之友。」多虧你的瑞文所幹的好事,現在他連我都不理了。我在心裡咒罵著。
「妳先洗澡吧!」辛雨晨整理著自己的行李,我馬上從行李箱拿出幾件衣服衝進去浴室了。
飯店浴室的牆壁有玫瑰花的紋路,淋浴間的門是透明的,然後透明門外有米色的精美拉簾,飯店提供盥洗用具,我聞了洗髮精和沐浴乳,都有精油的味道,可以讓一整天的疲倦都被洗掉,飯店真周到。洗完澡,我跑到飯店頂樓的咖啡廳晃晃,裡面的裝潢有點小木屋的感覺,而外面是露天的,可以邊喝咖啡邊欣賞十五樓的夜景。我點了一杯卡布奇諾,雖然得冒著晚上睡不著的風險,但是可以觀賞到十五樓的夜景,小小的失眠算蠻值得的。
一個人坐在離木欄最近的地方,不但可以看到離自己很遙遠的馬路,還可以感覺離天空、夜晚的光點很近,雖然離這些美麗的事物都還是有段不小的距離,但比起煜承猜不透的心,我永遠到不了的地點,它們近到好像隨手可得,我就這樣望著天空,直到有人在我旁邊坐下。
「怎麼一個人在發呆?」瑞文嚐了一口咖啡,然後被燙到了。
「你沒事吧?」我說完,他就笑著拿面紙擦著嘴巴。
「沒事。咖啡真是燙口呀!」我笑了,記得以前瑞文也常常做些不經大腦的行為,讓我都當場噗哧一笑,雖然他對別人很細心,但對自己總是很粗心。
突然想到他沒說完的話。「你今天要跟我說什麼?」
「妳和煜承的進展如何?」他吹了咖啡一下才慢慢嚐一口,這句話真漫不經心。
「沒進展。」我說完後,瑞文把咖啡噴出來。
「怎麼會?!」他張大眼睛看著我,我卻只能搖搖頭,對煜承的秘密守口如瓶。
「你們還沒在一起呀!」他該不會以為我們早就在交往了吧?
「我無法想像跟他一起的樣子。」因為他是愛你的。
「只要妳的心確定了,何必猶豫?」他開始認真看著我,不再邊品嘗咖啡邊聊是非了。
我一直沒說話,所以瑞文就拉著我的手說:「其實那天安靜的離開妳時,我真的很難過,甚至哭了,因為我讓妳深深愛著我的原因,竟然是一場大謊言,假如我沒告訴妳,我從好幾年前就認識妳、深深的喜歡著妳,妳還會喜歡我嗎?還會在日出那刻對我露出美麗的微笑嗎?」他吸一口氣。「妳還是會依舊防範著我,不讓我走進妳的心中,而煜承才是真正住在妳心裡的人。」他嘆了一口氣,似乎在為他的謊言感覺挫敗,而我完全聽不懂,也不感覺驚訝,因為這一切已經不重要了,只要現在瑞文和辛雨晨很幸福,謊言也沒有追究的意義了。
「那你是怎麼知道我以前都追著公車跑啊!」如果瑞文當初的告白是假的,他是怎知道我每天都會等公車,還常睡過頭呢?
「經歷妳那些過去的人是『煜承』,我只是常常聽到他提起每天追公車的女孩,而對妳產生一種無形的嚮往。」這次我徹底驚訝到說不出話了。原來煜承才是那個觀察我的人,難怪他會問我有沒有學過鋼琴,雖然當時我說沒有,但其實那是謊言,是一個我無法對煜承提起的過去。
然而煜承對瑞文描繪的那個女孩,卻成了一個讓他錯誤的嚮往,我並不是瑞文從煜承口中聽到而在腦海裡編織出來的美好女孩,我只是一個普通,又一般般的人。
「對不起,如果不是我,妳已經是煜承的女朋友了;對不起,如果不是我,妳現在應該很幸福,不會像現在進退兩難;對─」我阻止他繼續說已經沒有意義的三個字,就算他沒出現,煜承依然不可能喜歡我的,除非我去整成男的還有點機率也說不定。
「你在對我說出實話那天,就已經說過無數的道歉了,現在,請給我一個真心的祝福。」我很真誠的看著瑞文。
「還是要幸福。」他的手慢慢放開。「這次我放開手,答應我要去擁抱另一個真正屬於你的幸福,不要在被我的傷害綑綁住,只要妳幸福,我才會真正擁有幸福。」瑞文的祝福,讓我感動得淚水在眼眶打轉,也給我了很大的啟發,我確實被上一段感情所帶來的傷害給綑綁住。現在,我內心舒坦許多,糾結感消失了,雖然美好與傷害的記憶沒有互補,依然是兩個完美的個體,沒有因為相反的特質而互相抵銷,但是這些痛苦與美麗的回憶全部慢慢沉到心底,我親自把過去的門給關上了。
我只想好好努力把心放在學業上,愛情就交給緣分去處理吧。
要不然其實變性手術不妨考慮看看……
我對自己開了最愚蠢的玩笑。
 
*張煜承*
 
我以為她真心的把我當朋友,可是今天看到她和瑞文的相處狀況,我覺得這可能是我花數十年都做不到的,也許我該覺悟了,因為她為了彭瑞文而對我謊。
儘管路途中杜喬熱情的跟我說話,我都已經不知道該回什麼,因為既然決心要放棄,就該徹底一點,不要讓自己的情緒又有所波動,然而杜喬的態度也從晚上起了明顯的變化,就在她要和我拍照留念那刻,我狠下心不給回應,她臉上出現了失望,因為我真的笑不出來,我也知道第二張的照片有非常明顯的糟糕,她才會對著照片皺眉頭。雖然一切都糟糕透頂,她還是努力問我要吃什麼,讓我們之間還有話題,還擅自把買來的冰淇淋往我嘴巴抹,不吃也不行,也許這都是她會永遠讓我放不下的原因吧。
回到飯店,本來想回頭跟她說再見,但最後還是連頭都沒回的上樓,如果可以,我好想偷偷看她當下的表情,是不是會有一絲絲難過,還是完全不當一回事的上樓休息。回到房間我馬上把襯衫脫掉,躺在床上,讓自己的身體放鬆,就連和我同房的朋友叫我,我也不想回應,如果就這樣沉沉的睡去,連心痛都感受不到,不知道有多好。
我睡著了,當一個人心裡一直掛念著他很在乎的人時,就連夢裡也都是她。「煜承!煜承!你快醒醒。」沒想到連聲音也都真實到讓我著迷。
CPR!杜喬!快用這招!」有個熟悉的男聲在叫杜喬,那個聲音不就是今天要和我睡同張床的朋友菲克嗎?
「先打電話,他下午整個人就非常不對勁了。」杜喬的聲音有點慌張,然後有一雙手扶助我的頭,將下顎抬高,接著有人靠近,我聞到精油的味道。
「杜喬快點!」菲克在喊著她。
我嚇到,有人突然親我,應該是人工呼吸,現在我知道怎麼一回事了,還有,親吻我的人是誰了。
「怎麼辦,都沒有反應?我應該早點發現才是。」那是杜喬快哭的聲音。
「人工呼吸應該要兩次才對,妳在試試看啦!」連他都很擔心,而我只好靜靜的等待杜喬下一個溫柔的吻,一個讓我願意再次無私的奉獻一切的吻。
「煜承!你快看看我。」她無助的聲音,我感覺到她邊壓我胸腔邊數次數,然後又是兩個急促的人工呼吸,最後是她身上精油的芳香,我決定要醒來了。
「杜喬。」我睜開眼睛看著她臉頰上的淚水,然後將她緊緊抱著,她也一樣撲在我的胸膛上緊緊抱著,這是第一次,她將我抱得如此的確定。
「你真是麻煩鬼,雖然還差我一點。」她害羞得轉頭擦掉臉上的淚水。
我的朋友菲克突然冒出來。「差點被你嚇死,我還以為你生病了,趕緊叫你女朋友來看你是不是快掛了。」他說完,我直接將一個枕頭丟過去他馬上大喊:「欸!欸!欸!我好心救你,你想謀殺我呀!忘恩負義。」他一手就抓住枕頭,然後對杜喬眨眼一下,我想他是要讓我們兩個獨處一下,但杜喬搞不懂他的意思。
「菲克,你臨走前我要先向你聲明一件事,杜喬其實不是──」杜喬撞了我的手臂,跟我搶話。「謝謝你。」菲克看了一下杜喬,再看了我一下。
「你該不會是叫我不准跟你搶女友吧!」他的表情充滿誇張。「你放心,我才不是你……如果要給我電話我也沒什麼意見。」菲克說完走了出去,把門關上。
「幹嘛那麼快否認?」杜喬靠近我,直瞪著我的雙眼,讓我突然有點緊張。
「妳不是不想……」我停頓了,杜喬不想被誤會她跟我之間的關係,除非她明白了我的性向。
「誤會一下又不會怎麼樣,除非你喜歡菲克,你這個騙子!」杜喬說我是騙子,難不成她知道我只是睡著而已。
「我只是想捉弄一下妳,我不是有意要裝睡的。」我趕緊坦承。
杜喬近到幾乎快磨到我的鼻子了。「哦─原來這也是個謊呀!」她推開我,拿起離身邊最近的枕頭砸我。不過我是說了哪種謊呢?
「杜喬!妳先聽我說,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騙妳的。」我慌張的抓著她猛捶我的雙手。
「那連幫瑞文說謊都是無心的囉?」她說的謊我瞬間明白了。
 
  國中的時期,那是我最不太燦爛的時光,被初戀女友狠狠劈腿、爸媽面臨離婚,我每當獨自慢慢騎腳踏車去上課時,都會發現一個女孩愣愣的坐在椅子上等公車,每天幾乎都是這樣,有時還會不小心跟公車擦身而過,本來想說可以載她一程,但我不想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因為那時我完全不信任任何人,我更不會想無緣無故去幫助她,結果發現在後面看著她追公車也蠻有趣的。
畢業了,我們搬了家,南北大搬離,考上了一所還算過得去的高中,沒想到我居然遇到每天都在等公車和追公車的女孩,更奇妙的是──我們還同班。
從和她同班的那刻開始,我就決定要好好認識一下,那個我以前每天都會看到她,卻都不認識的女孩,蠻巧妙的是,她和我以前學鋼琴的隔壁班同學都是叫──杜喬。
那天瑞文要和杜喬一起當值日生這麼興奮,我才決定要撮合他們,幫瑞文想個浪漫的告白,計畫也慢慢成功,他們交往了,我和那個非常討厭我的女孩有了連繫,在舞會她信任的眼神,那個被一眼看穿的靈魂;在夜市吃章魚燒,我們彼此的歡笑;最後那晚,她哭濕了我的襯衫,把眼淚都滲透了我的心。誰知道,我居然愛上她,還因為一個無心而害她遍體鱗傷。更糟糕的是,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歡她,就她還傻傻的以為我是gay……
「如果時間可以倒退,我一定會是對妳說出那些話的人,才不會幫那個傢伙想告白招式。」我放開抓住她的手,然後無力的垂放在大腿上。
「你何必呢?瑞文並沒有因此得到幸福,你最後不但後悔幫忙,還搞破壞。就算那些話變成你說的,對我的人生一點幫助也沒有,因為你喜歡男的!」她帶著殺氣的目光憤怒的說著。為什麼她這麼死腦筋?還是我的表達能力出了問題?
「杜喬如果我喜歡妳呢?」我很認真,杜喬只是聳聳肩膀,然後用指尖瘋狂的戳我胸膛,我握住她的手,好讓她可以感受到我的體溫與心跳。我輕輕的說:「我愛妳,從妳出現在派對那天,我就被妳給擄獲了,睡美人。」她臉頰紅了。
「你這樣騙我,我並不會變得比較幸福。」她的眼神開始垂落在地板,充滿著陰暗與陰沉。
「我─」
「即便我現在是孤獨老人你也不應該拿感情來開我玩笑你可是我重要的知己兼家人耶!」她完全沒有喘氣的說完一句話。
「我會反省的,抱歉。」我會反省自己為什麼沒有在第一時刻解釋「我不是gay」!
「對了!你怎麼和瑞文變成朋友的?」一個突如其然的問題。
情緒轉換的真快。
「國中認識的,瑞文在隔壁班,我們會在下課後打籃球,算是一個和我經歷許多事的好兄弟吧!畢業他居然因為我搬家而決定換他內心的理想高中,讓我很意外,當時我還懷疑瑞文是不是同志咧!」我聽見杜喬的笑聲,她慢慢把手抽離我的心窩,然後走到房間外的陽台。
「我猜你非常希望吧?」我跟隨她的腳步走向陽台,她雙手放在鐵欄上,我則靠近把手放在她雙手旁邊環著她。她看著月亮,根本不在意我所有的動作。
「嗯。」我嗯個屁,剛才只注意她臉上憂鬱的情緒,完全沒注意到這個問話的陷阱。每次她無心挖一個大坑洞,我就馬上隨後跳下去,到頭來還是要怪我自己。
「剛剛那個菲克的話是什麼意思啊?」她提起右邊的眉毛。
「有一次在派對上,我搭訕了他的女朋友,結果隔天就分手了。」杜喬聽完馬上用右手推開我的手逃開。
「你喜歡一個人的手段可以好一點嗎?」
「當時我真的不知道那個人是菲克的女朋友,我更不知道為什麼他女朋友隔天對他提分手,一切都是誤會,不然我怎麼還會和菲克同間房?難不成要在半夜大幹一架?」
「趁虛而入、占為己有啊。不過菲克應該很難過吧。」她鄙視的看著我,輕聲嘆了氣。
雖然無可奈何,但是必須解釋。「不過他倒很開心,因為菲克的女友是個高傲的自大狂,他每天都快被他女友的自信壓垮了。」我說完,杜喬點了頭,進去房間。
在燈光下,杜喬直視著我赤裸的肌膚。「你幹嘛不穿衣服呢?同志都有這樣的習慣嗎?」她臉紅的推著我進去浴室。「快去洗,一身汗臭味,明天見囉。」她轉身要離開時,我叫住她。
「妳還想要找個男朋友嗎?」我內心很矛盾的疑問。
「暫時先拼上大學,再……考、考慮。」她眼眸沒有直視我,還遲疑又結巴的。
 
*杜喬*
 
我聽到菲克的話真的很擔心,難不成命運要如此玩弄我,在我好不容易這麼關心我的家人兼可能是青梅竹馬的知己時,他居然給我陷入昏迷。當我猛叫煜承時,他完全沒有反應,讓我更是緊張,如果CPR都沒用,那我該怎麼辦?難道又要失去一次家人嗎?
幸好這一切只是個誤會,煜承只是睡得太熟了,雖然明明醒了還裝睡,不過我不生氣,重點是他沒事,剩下的不重要了,即便我還是無法接受他為了偽裝自己的性向跟別的女孩搞曖昧,只因為要吸引同性注意!
至於男朋友,我突然感覺是個有點麻痺的問題。
不知道怎麼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好像對他無心的笑話產生一些心理的反應……
「杜喬妳跑去哪了?」剛進房間微楓馬上審問。
「救人。」。
刷牙洗臉完,我正準備撲向柔軟的床,看見辛雨晨要和我一起睡,驚訝得我趕緊後退又慢慢向前躺回床上,今天真的很疲累,就算身旁躺的是木乃伊,我應該也不會去理會才是。果真不出我所料,躺在床上不到十分鐘我就睡死了,然後身旁有人搖我,不用想都知道是辛雨晨,但我轉身瞬間看見一個白面人,有點像帶著頭套的歹徒露出圓睜睜的雙眼,我差點張嘴大叫,不過一秒後我發現是辛雨晨在敷面膜,差點把我嚇得滾到床下。
「有何貴事?」真不知道十二點了,她還想幹嘛。
「妳為什麼喜歡瑞文?」我就知道,要算舊帳的。問題是,怎麼老是有那麼多為什麼呀?
「他很體貼,人很溫和,待人細心。」我敷衍了她一下,因為我的眼皮很沉重。
「為什麼瑞文會喜歡妳?」這根本就是白癡問題!誰知道彭瑞文哪條筋打結了?
「這個要問他本人,我只知道他現在很喜歡妳。」我打了哈欠。
「可是我認為他愛妳比愛我還多。」我哪知道?
「那是因為妳還沒感受到。」我快敷衍不下去了。
「但他到現在還是很在乎妳。」她的聲音透露出不安,而我的心也被撞擊了一下。
「妳想太多了。」我眼睛忍不住快閉起來了。
「不過瑞文總是……」剩下的我沒聽清楚,只是慢慢的說出我好累之類的話,然後就睡著了。
昨晚真的很好睡,有一半是因為太累了,還有一半是因為我終於破繭而出,不再被傷害包覆著我、打從心底不去念著回憶,即便昨天辛雨晨說了一堆惱人的話。
現在才六點,我身旁的辛雨晨睡得很甜,她昨晚到底在說什麼?難到她不相信瑞文?我被審問到一半就睡著了根本就無法釐清她要說的重點在哪。
把自己打理好後,我很悠閒得搭電梯到下一樓找煜承,順便一起去吃早餐,不過想到昨天真幸運,教官只說男生不准踏入女生的房間,沒說女生不能踏入男生的房間,所以我應該不算違反校規,坦白講,張煜承才是那個隱藏在男生房間裡的危險人物。
「這麼早就在想我了喔。」邊想事情完全沒注意到煜承的房門打開了。
照例不穿上衣的姿態看著我,他是確定不會對我有興趣,但是也得防範我對他有興趣呀。
「要一起吃早餐嗎?」我直接開門見山,因為一直看著他的胸膛會讓我有罪惡感,那發達的肌肉與完美的曲線正在對我拋媚眼,我卻又得潑自己冷水。他喜歡跟他一樣肌肉發達的男人。
我什麼時候開始出現這種言語都無法形容的感覺,充滿絕望,卻找不到原因。
「這根本不用問,因為我也正要去約妳吃早餐而已,妳還有別的對象嗎?」他慵懶的拿件襯衫隨便扣釦子就勾著我的手搭電梯到一樓的自助餐了。不過為什麼要像個娘們勾著手?
「妳喜歡我什麼?」他低頭吃著奶油麵包,然後又小心翼翼的抬頭看我一眼。
我差點把奶茶噴出來。
我眼神真誠的看著他溫柔卻充滿膽怯的目光。「雖然你常壞壞的對別人微笑,但是深入認識你之後,其實人很好,也很溫柔體貼,總是在我最需要人安慰的時候出現。我一直很喜歡你,因為你把我從困頓的雜念給拉了出來,讓我知道在我最失落時,也還有人陪著我感受相同的氣息。你在我的生命裡有很重要的意義。」他溫柔的微笑,沒有輕拂的表情,只帶著淡淡的哀傷。
「其實我不喜歡瑞文了。」他皺了眉頭。
「那很好呀。只要別告訴我你喜歡上菲克一切都還不算驚悚。」我又拿了一塊奶酥麵包起來品嘗了。
「我想打妳。」
「正常思維好嗎?」
***
八點我們就往下個玩樂地點出發,第二天整個上午都在遊樂園,我和煜承以及辛雨晨和瑞文,外加一個智慧型手機不離手的蔡微楓。微楓整個被幸福逗得樂不可支,阿豪幾乎不願讓她和我們聊天一下下,我現在真是非常忌妒又生氣那個可惡的阿豪。
「去鬼屋。」辛雨晨用高亢的聲音對瑞文說。
「好啊!那煜承你們?」瑞文果然什麼事都會附和女朋友。
煜承好整以暇的回答。「就一個人造鬼屋,誰會怕呀?要去就一起去啊!」我覺得煜承會怕,因為他的尾音在抖。
遊樂場的鬼屋怎麼大部分都是灰色或咖啡色的石洞,接著就是詭異的氣氛與聲響,還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假鬼,雖然是假的,卻真實的令人害怕,簡直有潛入陰曹地府之感。我手緊挽著煜承的手走在隨時都可能會跌死人的黑洞,隨著鬼所散發的陰氣與綠光才勉強能看見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又凹凸不平的道路。
「杜喬、不要怕,我會保護妳。」好一個紳士又怕鬼屋的大男孩。他雖然在前面引導我,卻都差點被一個噴霧雜聲嚇得轉身求助我,明明自己都嚇到在冒冷汗,卻還執著要保護我,真是勇敢的可愛。
「煜承我也可以保護你。」我把手緊握住他流汗的手心,深怕瑞文的一舉一動都會傷害到煜承的玻璃心。
前面的人開始竊竊私語。「原來張煜承怕鬼。」微楓毫不留情的噗哧一笑。
辛雨晨也玩起來。「還裝英雄站前面。假如這裡的鬼是真的,他會不會把女朋友推出去啊?」瑞文發出一點咳痰聲制止,辛雨晨卻和微楓同時笑了起來,她們什麼時候那麼有默契了?
煜承緊捏著我的手告訴我。「放心,不管再危險我都不會把妳推出去的。」我相信。
「她們開玩笑的,別介意。」
今天真的算是勉強順利過完了,我很高興瑞文和辛雨晨看起來很開心,還有微楓跟阿豪也聊的非常歡樂,煜承也許真的放下這段不可能的感情了。
回到飯店連和煜承明天見都還沒說,馬上被辛雨晨拉往房間跑。我洗完澡她立即擋在門口。
「妳在幹嘛?」我無法理解這樣的動作是為了什麼。
「妳昨天睡得跟死豬一樣,我話都還沒說完耶!」昨天累了,誰有精神去聽一個戀愛少女的煩惱?還說我是死豬!
「不然我們去頂樓聊嘛!」我直接把她拖到頂樓的咖啡廳。
和昨晚沒什麼大差別,夜景還是好美,只是裹上一層小霧,風變大了些,讓我原本梳整齊的頭髮被吹亂了。
「妳要喝什麼?」我問她。
「有咖啡因的不要。」她拿出梳子在整理糾結一團的頭髮,是剛才的風惹的禍。
我點了鮮奶茶和沒咖啡因的巧克力牛奶。外面風很大,我怕辛雨晨頭髮會梳不停,所以選擇室內優雅的小木屋好好享用飯後茶飲。
「瑞文他還愛著妳。」辛雨晨總不會對我拐彎抹角,而且她一直鬼打牆。
「他早已移情別戀了。」我真不懂,既然都深深愛著瑞文,瑞文也為了她而放棄我,那她哪裡需要質疑瑞文對她的情感。
「其實我知道他很關心妳。」我第一次聽到她失落的語氣,從她高傲優雅的外表還是藏著一顆脆弱不安的心。
「那是愧疚。彭瑞文怕我因為他的花心而永遠封鎖內心,所以才特別關心我的戀情,希望我趕緊和煜承一起他才能盡速擺脫我,妳了解嗎?」用一句話說完整個原因,似乎不恰當,不過起碼可以減少她的疑心和憂慮。
「是喔。希望是這樣。」她喝一口巧克力牛奶。「當我真的離他很近,才發現我完全摸不透他,好像我得到他的人卻失去他的心一樣,但是我覺得他跟妳一起時就不會這樣。」
「也許是妳愛他的方式錯了,又或者是他不想讓妳駕馭。」我說完辛雨晨對我目不轉睛。
「妳知道嗎?因為我愛他,所以才應該了解他,試著知道他需要什麼。」辛雨晨的語氣帶點怒意。
「只是或許而已。不過有時候太了解對方會變成一種厭惡,甚至會變得想駕馭對方,凡是剛剛好就好,物極必反。」我突然間在說教了。
「那妳知道瑞文愛妳什麼嗎?」她問的這點我就無法回答,只能說出瑞文當時的理論。
我看著鮮奶茶回答。「他說在我眼裡他可以看見自己。」
「胡扯。」
「愛情是很講究感覺的,一旦感覺消失,彼此眼中的那個人都會變得黯淡,花再多力氣都無法阻止,尤其在瑞文發現真的能在他瞳孔成像的是妳,我的存在就像幽魂般消失。重點在於,他愛上妳了,這才是整個故事的結尾。」我往屋外看去,發現鐵欄站著一個熟悉的背影。
「我覺得瑞文似乎沒有我最初認為的……」愛情的盲點。看見了某一部分就會以為那是全部,他沒有欺騙我們,只是我們都太會想像了。不過也不能這樣就判瑞文罪行,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值得被愛的優點,就像當初我愛上他的那樣,即便他對我說太多謊言,我還是不會否認當初愛著他的原因。
「如果妳已經決定要愛瑞文了,那就要愛著他的優點,包容他的缺點,愛著所有有關他的一切。相愛容易,相處難。很多事我也不了解,妳自己用心去體會吧。」我走到外面,煜承完全沒發覺我慢慢走向他。
 
*煜承*
 
「你在幹嘛?」有人戳我的肩膀。
不用經過大腦思索就知道是誰了。「眺望世界。杜喬妳怎麼和辛雨晨一起喝咖啡呀?」辛雨晨出現絕對沒好事。
「聊心事。」她隨便回答。辛雨晨一定又在欺負人了。
「有什麼事一定要誠實告訴我。」
從杜喬眼裡,我感覺到不一樣的光芒,不像對瑞文那樣的熾熱,也不是冷漠,只是有種微妙的情感,卻收斂的很精緻,不再全力的付出,但是也不冷淡對待。彭瑞文改變了杜喬,他改變了當初那一個非常單純天真的女孩。
***
最後一天的旅行,也是學測倒數四個月,應該還有許多時間可以複習,我希望可以和杜喬同校,就算不同系也沒差,只要能一起上下課就好。
 
我們在妖怪村逛些奇形怪狀的東西,村如其名,整條街的建築都偏向鬼太郎卡通裡的竹屋,顏色也都很暗淡顯現了妖怪的氣息,連老闆或員工都打扮得很妖怪,杜喬似乎對於燈籠飾品感到深深著迷,她拿起來東晃西走的,臉上滿是開心的笑容,我向一身黑裝打扮的女巫買了妖怪冰淇淋,分別為暗紫色與黑灰色──葡萄與竹炭,拿著顏色怪異的冰淇淋走回還在拿著妖怪裝飾品的杜喬。她看見我手中的冰淇淋馬上舔了一口,然後舌頭品嚐了它的味道後嘴角漸漸上揚,她立刻把我手中的冰淇淋往我嘴裡塞,本來是想買給她嚐嚐的,因為它看起來真的很奇怪,不過在她的硬塞下,我還是勉強沾了一滴,沒想到味道還不賴,所以就在大口舔了一下,葡萄味可以認出來,至於竹炭倒是沒什麼感覺,最慶幸的是味道很棒,沒有之前想的糟。
我和杜喬走在小街上,她一手抓著側背帶,另一手拿冰淇淋,所以我搶走冰淇淋牽起她的手,剛開始她一臉驚訝,但看著緊握的雙手,她微笑的拉著我走在這擁擠的妖怪村。
「妳會介意嗎?」
「反正大家都誤會了,我倒沒什麼好介意的,目前必須以課業為重,只怕會影響你交男朋友。」她一點都不害羞的說出來。第一次感覺自己的表情已經是愣到沒情緒了。
「難道我不能也以課業為重嗎?」我吐了一口氣。
「一起加油唄。」還真是認真看待我的話。
「杜喬妳應該有理想的學校了吧?」她想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只要遠離就好。」她這句話很顯然是在說給自己聽的。
「遠離什麼?」她低頭看著自己的布鞋。
還是搖頭。「你在哪我就在哪。」她看起來有些心事,因為這些話的語氣是不經大腦就說出的。
「妳有心事?」她突然睜大眼睛,以為我說的是肯定句。
「哪有。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跟你考上同一間的。」她慢慢的拉著我走上遊覽車,比起剛剛無奈的神情,現在完全是魂不守舍。
不知道為什麼,老是感覺她就是「未來的貝多芬」,那個讓我到現在還遺忘不了的小女孩。每次經過她上的教室,就可以看見她可愛的微笑,尤其是在彈琴的時候,小女孩會隨著律動輕輕的左右搖擺,看起來發自內心喜愛鋼琴,不過她從來就不知道有我這號人物在偷看著她,愛慕著她彈出來的音樂,也許都叫杜喬,所以我才特別在意吧!
「妳真的沒學過鋼琴啊?」我就是不死心,還是再確認一次,說不定上次她沒聽清楚。
她這次疑慮了一下,結果是:「好像沒有。」這是什麼答案?上次很肯定說沒有,這次卻變成好像了。
「杜喬妳該不會連自己學過什麼都忘記了吧?」
「五歲的事早就忘光了。」她好像不喜歡這個問題,可能被我一直逼問她感覺厭煩。
下午的行程是去海底世界村,我占了杜喬整天,蔡微楓開始學歐巴桑一直念,然後我只好讓位給蔡阿桑,不然她一直念下去怎麼得了。
 
不遠處發現了瑞文,不過身邊又沒辛雨晨,所以我直接走到旁邊問他,結果他只是說「辛雨晨陪朋友去了」之類的話來敷衍我,在這之前他們可以說是形影不離,有事沒事都可以碰到他們,沒想到我居然連三天都沒看見他們一起,這怪透了,可是昨天辛雨晨找杜喬……這下說得通了。
「你不是說我們看起來很礙眼嗎?怎麼雨晨不在我身邊反而一直問,真是很難侍候,大少爺!」瑞文繼續看著水母,應該說是他狠狠的瞪隔著水母的玻璃,因為水母往上飄時,瑞文的眼球沒跟著水母動,反而是瞪著原來的地方,我開始好奇彭瑞文不是來觀賞海底生物,他是來鑑定玻璃材質是否有偷工減料的。
「只要你不要纏著杜喬就好了。」我就是看不慣他現在看杜喬的眼神,還帶點當初男朋友的曖昧。
「說纏著未免太難聽了吧。」他笑著走去看海龜,我跟到杜喬後面,她和蔡阿桑在看可愛的海獅表演,蔡阿桑一感應到我馬上唉聲嘆氣。
「才不見一下又回來,杜喬啊,妳能不能叫他讓我們好好看個表演,不要突然出現煞風景。」真是過分至極,要不是看在是杜喬的好姊妹份上,我絕對用口水淹死她。
「別這樣嘛!就讓他在這看海獅,不然就這樣回去多可惜,來到海底世界村沒看海獅表演就等於沒來,順便讓他當一下電燈泡也不錯。」杜喬的話說服到現在依然討厭我的蔡阿桑,她轉頭瞪我一下,杜喬則是對我微笑,她對我總是像家人一樣親切,如果要讓她喜歡我可能比登天還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