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寂寞與幸福所交織出的園地。野田妹自由創作
關於部落格
多大的繁華,到頭來都是一場虛空。
只想單純平凡的存在著,即便總是事與願違......

  • 359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城市光淚雨-貳

「可以看出什麼嗎?」我一直努力看著顯現出他很開心的眼睛。
「你是否看見我們眼中的自己──最單純的靈魂。」他柔美的眼神,散發出溫柔的光芒,我的確可以從他眼中看見最樸實的自己,但手機的畫面可沒有真實看得那麼清楚,只是大部分還是看見疲倦。
「嗯,你眼神中最真實的我。」我把視訊關掉,手機放在耳朵邊講話比較清楚,因為房間的隔音不好,要是一個不小心,蕭張茜茜全都聽的一清二楚了。
「我也可以從妳眼中發現最真實的自我,從第一次遇見妳時,我就知道了。」
這句話似乎無心了,只是劇本裡面的台詞一樣。
「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我停頓一下。
「我們愛情的保存期限大慨多久。」我馬上知道他會說什麼,所以又繼續說。「別跟我說永遠或永恆。」感覺他想了一下。
「等我們不愛彼此的時候……哈哈,開玩笑的啦!」他還是很一副輕鬆的語氣,但對我而言,那是一種分開的預兆,潛意識似乎也感受到無奈的堅持著讓他感覺疲倦的事實。
「那以後別對我這麼好。」聲音似乎開始哽咽,淚珠因為難過而潸潸流下。
「怎麼哭了呢?我的開玩笑的。抱歉,最近忙到都沒照顧到你的情緒。」他很愧疚的說。
「萬一哪天,我們分開了,我會完全不能適應沒有你在身旁的日子,那樣寧可不要讓我得到太多,也不要失去而心碎。」想到那樣的事,就讓我更淚流不止,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有永恆,那我就不需要害怕這種可能性,不過事實是慘忍的,我現在只想珍惜彼此互相喜歡的時間,也不要浪費生命在想永遠的不可能。
「不會的,睡吧。」瑞文溫柔的在電話裡輕語,他真的很累了。
每一天都感覺他一次次的忙碌是騙人的,只是想遠離我。那眼神不再熾熱,他很努力想裝出開心,卻還是掩飾不了無心的神情,心魂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校際籃球可能真的會把我們分開,但在這之前,他的心應該會先離開我。
***
這天是我最惡夢與緊張的時刻,校際籃球到了,而每個人都認真在佈置會場和休息區,而且今天不用上課,全為了忙碌校際籃球的事,我也努力用手指撐起嘴角微笑,不過感覺於事無補,反而假的可憐。瑞文非常期待這次的表現,而微楓一眼就覺得事有蹊蹺,發現了我最不真心的祝福,還有表面裝出來的喜悅。
「杜小姐,妳本來就不是當演員的料,而且妳沒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所以想在我面前裝,妳再回去練個十年吧!」她無奈的拿起剪刀要剪畫在雲彩紙上的籃球。
「我一定會幫他加油。」我的話其實和內心的想法不一致,但我依舊把心裡的聲音排除在外。
「妳可不要後悔了,現在求他,一定有機會逆轉,但妳放棄了,可就沒希望了。」她是真心替我煩惱,但我實在不忍心摧毀瑞文的希望,因為現在我才知道,他其實不是為了獎金,而是夢想,況且我已經逐漸不瞭解他的想法,還能再為他做什麼?
「妳不要再煩我了!我這次決定了,不管是留下或離開都不是重點了,主要在於他……快樂。」這也是我內心最無奈的想法,不過我不是爛好人,只是不想自私佔有一切,奪走屬於他的自由。
「好啦!他快樂,換妳就要哭了,請多為自己想想好嗎?妳最初不是懷疑愛情?那現在怎麼變成愛情腳下的僕人?人還是對自己好一點。」她也有點不爽我的口氣,因為她希望瑞文是我人生的救世主,她也曾給我最衷心的勸告︰不要輕易揮別愛情帶來的美好,但也不要讓愛情成為妳生命中的絆腳石,別讓自己無限的付出到最後只留下污垢。
「對不起,我真的想帶著微笑祝福他,別洩漏了我的假象,拜託。」我裝模做樣的雙手合掌像在拜佛一樣求她,因為這樣她才不會懷疑我的用意。
「好啦!後悔之後別來煩我。」微楓好不容易被我說服了,決心不管了,但她通常都只是嘴巴說說,心裡其實很在意
 
時間是最邪惡的魔鬼,往往最討厭的時刻,總是來的最快,看著每一個年級紛紛討論起對手的強弱,瑞文和我坐在休息區等著一年級PK結束後換二年級上場,我們依舊是可以看見比賽的競爭,因為休息區剛好設在籃球場的旁邊而已,在這些時刻都是緊張的,讓人連放鬆都害怕,而我正看著瑞文緊張又不安的表情,感覺他已經離我越來越遠了。
「瑞文。」我把嘴唇緊緊貼在他柔軟的臉頰上,這可能是最後一次,我還能用行動說的我愛他。
「謝謝妳總是這麼貼心。」他雖然有點慌張,但我知道,這是他不知該如何回應我的感情而表現的動作。
「好像有點陰天耶。」我抬頭看著烏雲漫佈的天空。
「應該不會下起雨吧。」他似乎不太擔心。
「當然不會。」我信誓旦旦的說,希望他會打起精神繼續奮鬥。
我們開始專心看著高一學生們的決鬥,他不時握緊自己的手,而我內心正充斥的快樂與悲傷的心情,一種無法解釋的拉扯,愛有時是自私的,但它有時卻感動的令人颤抖,或許這樣是最好的抉擇,不管結局會怎樣,我都曾有一段最悸動的初戀,醞釀著美好的未來。
我會努力在他奮鬥時努力不流淚。
***
看著他先和痞子擊掌後,便與團員竊竊私語一下,比賽就開始了。他一直運著球跑,明明都可以投球了,卻又被攔下來,在這種情況下,他就把球給了別人,不過隊員們運球到某地時,通常都又會把球拋給瑞文,很少擅自投球的,不知道是串通好還是信任感,當我看到痞子也努力擋住要搶瑞文球的敵手,那時的他是平常中的不平常,認真又一副幹勁十足的幫瑞文。我覺得人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因為平常都待在教室看書又不外出的人,居然可以投球命中率是高達百分之九十左右,在沒意外之下,瑞文都是一投必進,但敵隊也不是省油的燈,幾乎投的準、擋的好,而敵隊也發現瑞文是主將,死命擋人,在這種情況下,痞子變副主將,把球又一顆顆投進了,可是分數依然不分軒輊,我正努力從人群中探出頭來,卻被遮住了,突然有人點我的肩。
「妳覺得哪隊會贏」蕭張茜茜不知從哪冒出來問我。
「當然是瑞文隊啊!想都不用想。」我連停都沒停的說出口。
「是喔。但贏了之後……妳要怎麼辦?」她好像是在擔心我,那是帶著黯淡的口

氣,而不是嘲諷,也許她在某部分上人也不錯。不過怎麼連妳……
「一塵不變。」我很平常的說,沒有一絲牽掛,因為我已經沒有選擇的……
「我會陪妳的。」她突然說出這麼感性的話,害我一時無法接受她柔情的口吻。
「妳
「我們是室友,所以照顧妳是應該的。」她撇開頭說,感覺是害羞還裝的理直氣壯,這就是人們最看不見的一面。
蕭張茜茜看著我被擋住,便幫我擠了一下位子,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但還是對她感激萬分。「加油!」我大聲叫,看著分數相近,讓我神經很緊繃,不過是瑞文佔上風點。
球場上每個人都很努力加油喝采著,就算是優雅的辛雨晨也是拋開氣質,拼了命吼,瑞文也很努力蓋對方火鍋,但效果似乎不佳。他臉上已經出現擔憂了,但痞子依舊在幫瑞文搶機會投球,在這種情況下,瑞文似乎有放棄的念頭,不知道是解讀了他的想法,還是預感在煽動著我搖晃的心,當比賽快到最後一刻時,只差瑞文這一球投進就勝利了,但我覺得在要投球那瞬間,他看了我一眼,不過也可能是幻想,接著他把球投了出去,勝利關鍵......
***
瑞文投歪了,球打到籃框彈出去,接著勝利馬上揭曉,他臉上是無盡悲傷,還有挫折,我停在原地很久,蕭張茜茜也跟我說她要先走了,最後人群和隊員們解散一一回家,剩下瑞文和痞子,還有腦袋當機的我,剛才比賽結束時,評審好像講了許多我沒在聽的話,然後是許多女生前來安慰,最後又散去,時間停擺了好久、好久,而我正回神時,所有人都跑光了,我稍微看了一下手錶,五點五十五分了,估計我發呆的時間總共四十分,彭瑞文正朝十二點中的方向看著我,痞子也像我走來。
「喬,妳可能要先去安慰一下瑞文,他恐怕不太好。」痞子不帶著任何情緒說,既不是生氣,也不是傷心,就好像沒了感情似的,很冷血無情,或許連他都不太能接受結果吧。
「嗯。」這是我唯一說的出來的話,但也是沒任何感情,不過是無法表現出來,不是不想,這太讓人難受了。
痞子也離開了,在這寬廣無人的球場,簡直是在怒罵剛才的失敗,我走向看著我的瑞文,從那失落、哀傷的眼神中,跟我透露出求救訊號,但我覺得他是害怕我失望,所以而難過。我知道了,或許是我害了他,給他太大的期望與壓力,才使球投偏了,最終的罪魁禍首是我。
辛雨晨還站在遠遠的地方看著瑞文,既沒向前也沒後退,瑞文把視線也轉向她了。
「對不起。」他小聲的向我道歉,這句對不起似乎不是要給我的。
「不是你的錯,是我,都是我不該給你太大的期望,害你......」我說不下去了,因為我使許多人失望,讓很多對瑞文充滿信心的人傷心了,更害自己喜歡的人受到最嚴厲的指責──無聲的責怪。
「是我讓這麼相信我的妳失望了,對不起,我好差勁。」他突然緊緊抱住我,跟我說了第二次的對不起,然後我感受到他哭了。
「你才不差勁,在我心中你永遠都是最棒的,無論這場比賽是輸是贏,我都會認同你的。」我輕拍著他溼透的背,他把我抱的更緊。
「妳還會喜歡這樣的我嗎?」他苦笑的問我。
「我會一輩子都喜歡著這麼溫柔的你。」我安慰著一直擁抱我的他,雖然已經沒有一輩子了,但是我希望可以在還沒分開的日子裡說出這個名詞,一直默默的待在他身邊。
我不值得妳對我這麼好。」他停頓一下,眼淚敲敲流出眼眶了。
「你在說什麼啊,傻瓜,你對我這麼好,我當然也會對你好呀!」我淚汪汪看著瑞文,他對我露出溫柔的微笑,又再度抱住我,這次是深情的擁抱。
我雖然也微笑,但他不知道我裝的多辛苦。
「我愛妳。」當他又溫柔說出這句話時,我的淚水不停狂飆,為什麼你要在這時後說出這句話,瑞文?
 
天空突然下起雨了,幫我在心痛的氣氛點綴了難過,現在的我雖然想一直在他身邊,我也知道愛情可能像糖果外包裝,但是它裡面的糖才是重點,一顆毫不起眼的糖,吃下它,便會甜到心坎上,奇妙的繽紛彩增添美味甘甜,愛情就是如此,即便甜味有時只能回味。
「我們回家吧。」瑞文把手伸向我,微微的笑著,看著我身後的方向時,掩飾不了他依然失落的情緒。
瑞文,我真心希望你幸福,只要再給我一點時間。
***
酷熱的暑假到來的,我覺得每個人都很瘋狂計畫著無數的派對、旅行、聯誼,讓我也開始期待瑞文一直策劃的暑期行程,還有痞子的熱門派對,最近總是覺得他會一直瞪我,而我回看他時,那眼神又飄掉,而且他變的和之前不太一樣,微笑很誠懇,也不太會一直戲弄女孩子,所以粉絲增加一倍多左右,這下他可有得樂了,至於微楓特地交代我暑假盡量不要吵她,她要去聯誼,叫我不要毀了她的新戀情。
暑假我有個專屬的帥氣管家一大早來叫我起床,雖然他依然很忙,但比起之前,好很多了,所以他到我床邊呼喚我時,就把他拉到床邊緊緊摟著,雖然我知道占為己有是不對的
心裡傳來冷漠的聲音。
「瑞文,你有什麼新計畫嗎?」暑假第一天,在一個陽光燦爛的早晨,而我還在享受能依賴在他身邊的幸福時光,不願意起身準備出門,因為時間已經緊追在後了。
「今天我約了雨晨和煜承要去看電影,還有妳要趕快去刷牙,不可以一直賴床,這樣會來不及的。」他看著我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就揉了我亂翹的髮梢,不過聽到雨晨的名子我只是笑了一下,不知出現哪來的動力讓我爬起來走向浴室。
「煜承和雨晨會一起到電影院前等我們,然後先去逛街,下午再去看電影。這是今天的行程。」瑞文在我刷牙時通知我,基本上行程不需要我同意,因為我通常都是沒意見的。
「蕭張茜茜要回家過暑假,所以出去時要關好門,真可惜,本來她可以顧家的說。」我不是真的感到可惜,因為她實在是十足的宅女,所以顧家就成了她的專利。在那次的校季籃球賽後,我和蕭張茜茜的關係就不像之前那麼對立了,反而有時還會關心一下彼此,像下雨時她會幫我收陽台上的衣服之類的。
「要走了嗎?」瑞文看著我已經準備好了的樣子,我覺得他變得更有活力了。
「可以了。」今天穿了一件米色襯衫和牛仔褲,當我走出房間時,看見瑞文和我穿的差不多,一件淡藍色襯衫打上領帶和深藍牛仔褲,他露出自信的微笑看著我愣住的眼神。
「我們這麼有默契啊?」他這次是很傻氣的笑容。
「那當然。」我也被他的微笑給感染了,整個人開始在內心大笑。
我們牽著彼此的手走在街道上,不時可以感受到別人的注目,還有好多小攤賣著可愛的飾品或衣服,我就拉著瑞文和我一起看,他還會拿起一些不錯的飾品問我喜不喜歡,雖然看起來都不錯,不過我可不想亂花瑞文的錢,我們決定先去看他們來了沒,還是不要讓人家等好了。
 
電影院在上午似乎沒什麼人,所以就蠻容易找認識的人,不過看來他們還沒來,我就和瑞文在那裡聊了一下,也順便注意痞子和辛雨晨來了沒,正當我看見他們時,是個令人不太舒服的畫面,因為辛雨晨居然勾著痞子的手,但我不能否認這個感覺是很棒的,一個長髮飄逸的女生,身上散發著無數的氣質與優雅附加美麗的臉蛋,然後勾著一個帥氣又總喜歡掛著邪惡笑容的男生,雖然穿著簡單,但卻更襯托出他們的適合,只可惜在於他喜歡男的。
「煜承你和雨晨......原來如此。」瑞文驚訝的指著辛雨晨勾著痞子的手,然後在經由推測認為他們正熱戀中,表情不禁有些僵硬。
「我們正在適應期,所以不要誤會,畢竟我們現在是好朋友以上,戀人未滿。」她邊說邊故意不看瑞文,好像吵架的情侶似的,但舉指還是優雅到讓人崇拜,突然痞子看一下我,眼睛左右搖擺,再往下盯著被辛雨晨勾住的手,我想問他是不是很緊張,還是眼睛抽筋
「煜承那你要好好加油囉!」瑞文的祝福怪怪的,但痞子故意把視線移開不認帳。即便我想跟辛雨晨說出實話,但是痞子願意踏出去是件好事。
「對啊!要好好加油哦。」我故意附和了一下,痞子就狠狠瞪我一眼。
「你們感情似乎很好。」辛雨晨語氣很平穩,心中其實很不舒服,我想她依然很喜歡瑞文的,因為她一直望著瑞文緊握我的手。
「我們都是互相喜歡彼此的,相信妳和煜承之後就會像我們一樣了。」瑞文轉過來對我微笑,笑的很勉強,我當然也是回他一個很愉悅的笑容──一個假裝很開心的笑容。
「希望如此。」她很不願意的低了頭看著自己纖細光滑的手。痞子的眼神正放空中。
「我們要去逛街了嗎?」我問了一下大家,希望趕快脫離這個話題。
「趕快走,不然逛太晚就看不到電影了。」痞子走超快的,體育果然很不錯。
 
我們逛了每一家服飾店,衣服其實都大同小異,或者是同類型的服飾店就出現很多家,但到了唯有一家的公仔城市大道,可是地方太大了,還分了三層樓,我們就分散各自看自己喜歡的動漫或卡通公仔,我當然只是隨性看著一組可愛的皇宮式家具人物公仔,讓我回想起小時候的娃娃屋,裡面有很迷你的家具和小娃娃,它是一個手提箱,只要打開就可以馬上看到整體的家庭式房屋,所以換個說法,在我面前的就是大型娃娃屋。
我發現痞子正在和我看同一個東西。
「妳在幹嘛?」他靠近我,看著這美麗的大型小宮殿。
「當然是在看東西啊!」我還是很認真的看著這夢想屋,一個永遠到達不了的地點。
「妳在生氣嗎?」他可愛的眼睛無辜得看著我。
「我為什麼要生氣?」這次我正視他的瞳孔,還有那張愛挑逗女孩子的臉,不過現在的他,很認真、穩重,神情專注我粉紅的臉頰,或者是雙眼。
「因為妳不希望我牽著別人的手啊!」他對著我的側臉輕語。
我嘆了氣。「她不是你女朋友嗎?」我知道一定不是,但還是故意問了。
「我就知道,難怪妳一直不肯和我說話,原來是在吃雨晨的醋。」在他臉上出現興奮的愉悅感,讓我好想告訴他根本沒這一回事,這簡直是在自導自演,想把我騙進他的圈套裡。
「你想太多了。」我面無表情的轉身要去找瑞文,但是我猶豫了一下。
漫無目的的在找瑞文時,我知道身後的痞子追上來,不過幸好他只有跟著我走,並沒有說什麼,但二樓人群有點超乎想像的多,桌子大到一個走道最多只能有兩個人並排,所以總要閃邊讓別人過,有好幾次都是我和痞子被擠在一起,還是面對著面,肌膚都觸碰到了。他的手小心環著我不要讓我被撞到,被強壯而稍微有肌肉曲線的手臂保護著,挺讓人感覺安全的,還在近距離感受到彼此的心跳和呼氣,那都會使人差點窒息,但是很慶幸他是同志。
「妳還好吧!」他一直抓住著我的手,抵擋著可能會有人倒退的危機。我把手抽開,翻包包的手機,打電話給瑞文,因為照這種情況我們是上不了樓了。
「我先打電話給瑞文好了,人太多實在上不去。」當我正要撥打瑞文的電話時,他抓住我的手,那股溫熱停留許久。
「我們還是先到外面再打給瑞文,這裡人太多了,很吵雜。」他是以快親到我耳朵的距離,我才能清楚聽到他的一字一句。痞子抓住我拿手機的手腕努力往外擠。終於花了一番功夫才到一樓店外。
「妳要打電話了嗎?快午餐時間了。」他動人的眼睛完全注視著我,讓我只好把視線放在時鐘上。
「我要打了,但你不順便也打給辛雨晨嗎?」我再次撥著手機上的數字,看著他依舊無動於衷的專注我,連我都有點不自在了。
「不需要。妳可以相信我,她到最後會和瑞文一起出來,要賭嗎?用一個吻做交易。」痞子樂不可支的逗我,我也知道瑞文會在我的視線外和辛雨晨一起逛這間店,基本上一定這樣。他怎麼就是不肯放棄瑞文呀?
「瑞文才不會讓她跟。」我假裝信心滿滿的繼續等待著瑞文接電話,不想在這時讓痞子看穿一切。
「所以就是要賭囉!」在他說出這句話的同時,瑞文接電話了。
「喬,我到一樓了。」痞子頓時狡猾的笑了,下巴還微微抬了兩下要我轉身看。
我看著我眼前的事實,瑞文拿著手機向我揮手,然後在他旁邊的辛雨晨微笑對我,完全在痞子預料之中,他故意挖陷阱給我跳,而我也甘之如飴的順他的意,跳了下去。
「你是故意的。」我故意轉頭瞪他,不過他只是裝的一副無辜的樣子,裝萌的表情十分欠扁。
「要信守承諾。」他帶著笑意說完便和瑞文招手。死同志!
「對不起,好像我跟瑞文逛太久了。」辛雨晨皺一下眉頭道歉,我知道這句話是說給我聽的。
「沒關係,我們先去吃飯吧!」我冷漠的走向美食街時,瑞文牽著我的手停留一下,讓痞子和辛雨晨先走。
「妳在生氣嗎?」瑞文察覺到我的冷漠,便忍不住問了。
「我不生氣,因為了解。」瑞文的溫柔融化了我的冷漠。
他看著前面的痞子和辛雨晨在聊天,就偷偷在我耳邊說出濃烈的愛語。「我只愛妳。」
「我......」我說不出口。瑞文,我其實知道你現在在想什麼。
「我知道。」他微笑告訴我。
「你們兩個別在我們身後繼續談情說愛,該點餐了。」痞子轉頭帶點不耐煩的表情看我和瑞文,連辛雨晨都是同樣的臉,不過要是他沒提醒我點餐,我還真的沒發現到我進了某間我沒注意到招牌的飯館。
「妳要吃什麼?」瑞文眨了一下眼睛問我,他的微笑老是帶點我摸不透的苦澀。
「你的分一點給我可以嗎?我不太餓。」我說謊,真正的原因是因為無心的言語,傷透了我的心。
「好啊,我最近剛好需要減肥,但妳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早上就沒什麼精神,而且早餐也沒吃。」
「不會啊!我身體很健康,不要擔心。」我增加活潑的語氣回答他。
在這午餐時間,我們聊的很愉快,無論是暑假瘋狂記,還是一些無聊八卦,雖然四個人都顯得尷尬,不過痞子會打散這不舒服的氣氛。
從餐館出來後,我們逛了一下街,在接近三點十分時進電影院。電影院內視線很昏暗,要不是瑞文拉著我的手,恐怕我會踢到椅角而跌倒,好不容易找到票上標好的位置坐下,瑞文在我右邊,痞子在我左邊,原本辛雨晨很希望可以坐在瑞文旁邊,可是似乎放棄這個念頭,只好不情願的坐在痞子旁。
 
這部電影是二十世紀的愛情片,故事是在說一個美麗的金髮女孩,因為家庭聯姻的關係被迫嫁給一個從來都沒看過的有錢公子,不過當時那女孩已經深深喜歡上一個在巴黎街道認識的男孩,他們為了在一起,決定約在巴黎某個街道私奔,結果女孩那天等了很久,都快天亮了,男孩依舊沒出現,所以最後女孩就嫁給了一個她不愛的人,在那一刻我哭了,明明都愛著彼此,男孩怎麼沒赴約?我偷偷的抓住瑞文的手,他馬上轉頭看著我,然後我把視線繼續放在電影上,不想讓他知道我在哭。女孩在結婚後很幸福,然而某天男孩出現了,並告訴女孩他沒赴約的原因,可是一切都太晚了。她現在很幸福,有了家庭和小孩,她無法再回到當初那個為了愛而什麼都不顧的女孩了,或許這樣的結局是好的,最後男孩也沒說什麼就默默離去了。
「好感人。」瑞文用手背擦去我的淚水,他總是知道在什麼時候做什麼事,而我應該就是無藥可救的愛上他的溫柔吧。
他的這一點我會永遠謹記在心。
「如果換做是我,那我肯定會在追回她的。」痞子的話,讓我感到震撼,但瑞文卻只是笑一笑。他不會真的想跟瑞文有什麼未來吧?瑞文都已經喜歡別人了。
「如果是我,我會希望她幸福。」瑞文微笑的看我。
「那妳呢?」瑞文問我,我當然也希望我愛的人幸福,痞子這時也把視線放在我身上了,他們很期待我的答案,而我也明白該怎麼回答了。
「我會希望『他』幸福,跟自己很喜歡的人永遠在一起。」這句話讓瑞文發出自信的笑聲,而我完全不敢看痞子的臉,因為他現在肯定很生氣,或者覺得我為什麼不支持他的想法。
「要回家了嗎?」痞子的聲音很黯淡,也很失望,我慢慢看一下他,讓人不敢相信的是,他正用很悲傷的眼神看著我,雖然這在意料之內,但我從沒想像過他會有如此悲傷的面容,他到底是多喜歡瑞文?
「今天萬里晴空,現在才五點多,我們可以去看星星,我知道一個很棒的河堤,可以賞萬顆星星,還有美麗的月亮。」瑞文很興奮的告訴大家,但只有辛雨晨是真正想去的人,而我和痞子正處於尷尬狀態,去了也只是掃興而已。
「應該可以。」我裝得非常想去的樣子。
「但我比較想看動物園的猩猩。」痞子很頹廢的說出幽默的話。
「下禮拜我們可以去。」瑞文還是笑臉迎對,真不能想像他生氣的樣子,應該還是很溫和吧。
「真的啊!這樣我們去看會閃的星星吧。」痞子似乎恢復精神了,但這也是裝出來的。
今天每個人都在假裝快樂。
***
我們到了一個很簡單又暗的河堤,坡上是雜亂草,長得蠻高的,一定很久沒修剪過,上空佈滿了數不清的星星,不只閃耀,還很夢幻,我可以理解瑞文來這裡的目的了。
「我們坐在坡上的小路吧!」瑞文很興奮的坐了下來。
「不過如果有些食物和煙火,會更不錯。」辛雨晨微笑的看著瑞文。
「我記得剛才來的路上有一間賣滷味的,至於煙火隨處都有看到。」痞子好像比瑞文熟識這裡的地理環境。
「那瑞文你和我一起去買。」辛雨晨二話不說,馬上拖起瑞文去買煙火和滷味,完全忘記我的存在。
「我............」瑞文完全還沒講完話就被拉得遠遠的,我本來想追過去的,想想這是沒必要的,不過也多虧有人拉住我。
「陪我。」痞子的語氣比剛剛在電影院黯淡,其實我不太希望和他獨處,但是也逃不掉了。
「你不要一直拉我。」我很快的把手甩開,繼續坐在小路上,盡量不要與他的視線對焦。
「如果是我,我會認真面對感情的。」他把我的肩膀轉向與他平行,然後很認真的對我說。
「瑞文只把你當兄弟。」我說完他訝異到無法形容。
「我說的是喜歡妳。」原來我跟男生這麼像……
「我沒有辦法像瑞文,但我永遠是你的藍顏知己。」這麼說好像安慰不了他。
「妳知道為什麼蘋果會往下掉嗎?」他嘆氣後很認真的問。
「廢話,當然是因為地吸引力。」我搞不懂地吸引力和我們剛才的話題有什麼牽連。
「沒錯。妳就像吸住我的引力,讓我無法遠離妳。」這太過分了,明明剛才還裝的很傷心,現在卻說什麼我是他的地心引力之類的,好可惡。
「我倒覺得我們是同極磁鐵,會相斥。」我毫不留情的說。
「隨妳便,不過我記得妳還欠我一個吻是吧?」他快傾身時,我意識的快速站起來要逃跑,但他也站起來整個抓住我,讓我一步都逃不開。
「我又沒答應你。」真希望他會放過我,別為了瑞文做這麼犧牲色相的事。
「那妳幹嘛跑。」現在大事不妙了,他抓緊我,要傾身吻我。這下我堅持許久的初吻可要飛了。
「瑞文要是知道你這麼卑鄙,肯定不會愛上你的。」說出這句話時,我後悔了。痞子好像生氣了。
「放心吧!我會讓妳跟他喜歡我的。順便證明我男女通吃。」話一說完,連一秒都沒逗留的親上了,很狂野、放肆,卻蠻溫柔的,他弄的我無法思考該怎麼面對我和瑞文的感情,本來正要推開他,問他真實性向時,他自己慢慢退開了。
「跟我走。」我本來正要大叫:「你這個可惡的gay!」但還沒開口就被拖走了。
他帶我往河堤下方跑,走近一棵茂密的樹,蹲下來挖地上的土堆,有時會轉頭對我笑一下,讓我想到剛才的吻,感覺超級生氣,不過都還沒跟他算帳就被帶到河堤下看他挖土,這什麼跟什麼?當他挖越深時,裡面的一個小盒子就越明顯,然而站在他旁邊我,無所事是,就會去想那個吻,連我的男朋友瑞文都還沒吻過的嘴唇,居然會讓痞子搶先一步佔有了,令我非常惱怒。
「妳知道這是什麼嗎?」他把挖出來的盒子給我看。
I DON’T CARE.」雖然這樣說,但是還記得小時後為了宣誓友誼就製出了時光膠囊盒,放進每個好有所寫好得想說的話,再等到十年後彼此回來看看對方寫了什麼,雖然聽起來很有意義,但十年後並沒有人記得時光膠囊的事,而且還被挖了出來,幸好當時我只寫了鵬程萬里。
「是我喜歡她的證明。」,是指曾經傷害過他的女朋友吧。很少能看見他這麼回憶過往的眼神,也算是害他變成gay的原因。
「情書?」他讓我打開盒子看裡面一封封的信件,每一封幾乎都泛黃了。
我從不奢望痞子能告訴我他和他女朋友的傷心往事,不過現在他娓娓述說最出讓他最愛,也是最痛的戀情。痞子說當年他才14歲,在這最懵懂的時期,他在學校遇上一個多他三歲的美麗少女,從此之後就每天寫一堆信,還有下課就當護花使者送她回家,不過她真的是絕艷美女,讓許多男生都默默喜歡她,所以痞子就更努力表示要愛上她的決心。當然他們交往了,這是十分正常的事,很少女生能躲過如此熱烈的追求,但不到一年她就覺得痞子其實不適合她,或許直接一點就是劈腿了。從此痞子就很感傷,看著全被還回來的情書和禮物,我想,通常不會有人想留在身邊,所以就裝在盒子裡埋起來,沒被挖出來還真幸運。
 
聽完一大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讓我鼻酸了,不只是因為痞子很可憐,我更感動他有著如此深情的一幕,就算他喜歡男生,我依然尊敬他的愛情。
原來,盒子埋的不只有信和回憶,還有那傷痕累累的愛,現在看到的他是用面具掩飾受傷難過的心。
「我原本以為她是了解我、愛我的,沒想到她只喜歡我並不了解我,因為她只需要別人為她效勞,完全不需要花一點力氣去關心和了解別人,她身邊在追求她的人,幾乎都是把她捧高高的,而我什麼都不是,有時我還常想,她是不是根本就沒愛過我。」痞子感覺早已不再傷心了,只是後悔當初天真的以為那個女生會真心愛他。
「我覺得是她讓你成長了。或許你該感謝她。」雖然不是感謝她讓你成為同性戀。
「我該感謝她讓我遇上可以真正了解我的藍顏知己,是嗎?」他抬頭狡滑的笑了。
「對、對啊。」我知道我剛才給的安慰很搞笑。
「對了!我先向妳對不起剛才的衝動,因為妳似乎沒有要和我賭的意思,而我卻......」痞子嚴肅說完就低下頭。
「不過要是我直接拒絕你就好了,不是嗎?所以願賭服輸,放心,我一定保守秘密的。」我最後一句小聲了,但他只是呆笑一下就看著我手中的盒子說:「我覺得妳了解我,而且也很懂我,每個人都看著我花心的表面就奠定我是怎麼樣的人,而妳卻可以看見別人看不到的。」我們其實是一樣的心情,需要一個知己,好了解那種別人難以體會的心境,誰叫我們愛上同一個的人呢?
「我很喜歡你這個朋友。」眼睛盯著一張張摺疊好的情書,想起瑞文也快離開我了。
「我也是。」他只有尷尬的笑一下。
「我可以看看信封的內容嗎?」我手摸著盒蓋。
他把手覆蓋在我手上。「可以,但不要現在,如果妳很好奇的話,回家再慢慢看。」其實我也沒有非常想看的意思,突然想到他的花言巧語,內容應該會讓我反胃吧。
「喬,妳和煜承怎麼會在下面啊?」瑞文好奇得挑一下眉,打破我和痞子間的沉默。
「太無聊了。」我隨便找一個藉口,希望他不會介意。
「瑞文,你這麼放心讓她和我獨處,不怕我愛上她嗎?」痞子說出口的話,讓我全身上下的毛都驚嚇的豎起來。
「是嗎?」真想不到他完全沒有危機意識,還開懷大笑,就算對我沒感覺了也沒必要這麼直接吧!
「當然不是,我 你,少挑撥離間了。」我直接當著他的面說,還字句清晰,但這也沒有什麼意義。
「但我覺得我會喜歡妳,對不起瑞文,自從你要和雨晨在校弄報告那天,把杜喬交給我,就註定了我愛上她的決心。」痞子突然對上瑞文,繼續說:「雨晨,妳也應該說出真心話了吧!總不能還和我裝做曖昧來接近瑞文。」痞子很認真的看著快哭出來的辛雨晨,也提醒了我早已失溫的心。
辛雨晨紅著眼框問瑞文:「瑞文你明明知道我一直都很喜歡你,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過,你為什麼卻堅決不放棄,你能了解我心中有多難受嗎?為什麼不直接了當的分手,還要……」她話沒說完哭著就跑走了,我只能在心底說著對不起,即便都清楚一切,我依然不肯放手
「剩我們三個,瑞文你就直接一點說出你的想法,或者是過來揍我,但是辛雨晨那番話另藏玄機,你應該先解釋再揍我。」看他就這麼直接挑釁瑞文,讓我好希望地上冒出一個坑洞讓我躲進去,當作沒這一回事,因為這代表著故事──結束了。
「真巧,我們喜歡上了同一個女孩,想喜歡杜喬,除非你可以比我對她好。」瑞文的語氣是很冷淡,感覺不是生氣,而是一種洩氣。還有,是我們喜歡同一個男孩,在這部份痞子比我更難開口。
「如果我可以呢?」痞子非常堅定不移的表示著他用會生命保護我,趕著瑞文快點走。這藍顏知己夠會落井下石的。
「那我就會無條件的把喬讓給你。」瑞文氣勢高傲,我只能在他的旁邊失落著。「夠了!不要吵了,一切都會結束的……」我怒氣得吼叫著,然後聲音逐漸小到只有我自己才聽得見。
「或許這件事之後再討論,給喬休息,現在很晚了。別忘了,這也是一種愛的表現。」瑞文走向前想牽我的手回家,但在他還沒拉住我時,我就先走在前面,而痞子默默不語的站在原地,看來我們都失戀了。
  我在路上一直無法開口跟他說話,但我感覺到瑞文這一場尷尬的戲碼會讓自己更為難,看來,我的時間到了,沙漏上面的沙子已經全都堆積在下面了。
我無路可退。
「我們去公園走走,好嗎?」他還是溫和的望著我。
「好。」
  我們就走進了空蕩蕩的公園,樹葉被涼風吹動著,磚石小路看起來好像是會發光的鑽石,瑞文明明就在身邊,但我的心卻好像被掏空似的輕盈,飄飄蕩蕩的,沒有任何去向,我好想要他告訴我他會永遠喜歡我類似的話,但一切都不是我想的那樣,他的確不要我了。我和他坐在一個冰冷的鐵長椅上,彼此都沒說一句話,就任隨著安靜放肆作怪,讓孤寂把我吞沒在這片翠綠的草原。
「是時候了。」瑞文把我轉向他,看著動人的雙眸如此正經,給我一種不好的預感
我該開口了。「分手吧。」哪怕他接下來的一個動作都讓我心碎,但我都必須說。
「記得我們愛情的保存期限多久嗎?」他輕語問我,臉上是很柔和的。
我開口。「直到你不愛我了。」瑞文皺了眉頭,剛才的問句等於拿了一顆石頭狠狠砸碎我的心。這段愛情的保存期限就是設定在於,他已經到達忍無可忍了,就結束。
「我知道,對不起,我無法達到我的誓言了。」他的話快讓我窒息了,每一字都清楚得令人顫抖。
「妳不要哭、不要哭,我不是故意要騙妳的。」瑞文慌亂的看著沉默的我。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對不起。」我無法直視他難過的眼神,只能一直盯著被自己捏紅的手。
「知道什麼?」他很慌張的問我。
「從煜承那把我帶回家的那天,我看到你手機的通話紀錄,那一晚,你都在跟辛雨晨說話,還有你是個不適合說謊的人,心事全寫在臉上,我都知道,你已經對我無心了,可是你還是很努力的跟我在一起。對不起,是我沒有勇氣揭穿一切才讓你們受著折磨。」我眼眶全是淚水,卻沒有理由落下。
「對不起妳的人是我,喬,妳一直都知道卻還待在我身邊,而我卻沒發覺妳最近的改變,我原諒不了自己這樣愚蠢得增添妳的痛苦。」瑞文痛苦著把頭埋進手掌心。
我輕輕觸碰他緊抓著頭髮的手,即便觸碰到的感覺已經生疏了。「是我自己想要占有你,就算心裡早已明白你不愛我了,還是自私的繼續把不幸福的你藏在我身邊─」我還想說,但淚水已經吞噬我的話了。
「這段時間,妳怎麼能笑得這麼燦爛?」瑞文將厚實的手伸向我的臉頰,我很反射性的後退了,他畏縮了一下繼續說:「雨晨在我們交往兩個多月後告訴我,她一直很喜歡我,只是我這個呆頭鵝卻沒發現,所以我打算叫煜承帶走妳的那天跟雨晨說清楚,結果那一晚你沒回家,而我的心搖晃得很厲害,才會被你看見那些通話紀錄的,好像一旦有了破綻,什麼掩飾都是多於,雖然說的清楚,但是我的心卻依然不明白自己到底對雨晨說了什麼。在校際籃球比賽後,經過那一次,我卯足了決心要專注愛妳,只是……又失控了。」瑞文看起來比哭還難受,讓我也卯足決心要結束一切。
「從今天以後,我把自由還你,以後我們不再有關係。」說完,我毫不猶豫的就轉身跑走了。
我不想讓自己有機會後悔。如果不跑快一點,一定會馬上轉身回去抱住瑞文,求他不要放棄我,再多陪在我身邊一會兒,只是這樣只會複雜了他對我所剩無幾的感覺。也許已經一點不剩了……
***
時間都不知道過了多久,每天睡完吃,吃完就呆呆的看著窗外,將近二十天這樣的日子不知道會繼續到什麼時候,我自己才有自知覺醒。
我幾乎快把人生給睡死了,因為醒著,無論看到什麼都會想起有關於瑞文的回憶,然而想起來時,就阻止不了強烈的鼻酸,每當我很想嘗試讓自己振作,但看到回憶就有比撕心裂肺還要痛的感受,我只能逼自己睡或打著激烈的電腦遊戲來轉移注意力,又或者放空自己來打發漫長的時間。
 
  今天突然有人來我家敲門,打開門那刻,我看見痞子站在門前眼睛睜大大的看我,剛開始我以為他只是來安慰我的,結果很出乎意料。
「睡美人!妳怎麼可以都不接電話,害我快擔心死了。」我的藍顏知己生氣的樣子還蠻好笑的,可能因為失戀,對於身旁的一切都不再那麼重要了。
「你怎麼知道我的住處。」我沒有任何喜怒哀樂的問他。
「真心想知道一個人住哪,其實不難。」
「是嗎?那你要來幹嘛?」我笑的滿臉苦澀。
「我今天是來解救妳的。」原本生氣的樣貌變得活潑帥氣,不過他幹嘛解救我?
「你用一句話崩解我跟瑞文的關係,現在還來假裝關心我,你這個藍顏知己對我太好了吧!」我用食指戳著他的心臟,一直戳、一直戳……
「我們走。」他本來是要拉著我就走出去,但他強迫我要整理服裝儀容,因為現在我和路邊的乞丐一模一樣。
「妳應該好好善待自己,看看這樣的妳,任誰也不會喜歡。」他雙手交叉握住手臂,看著一直愣在鏡前的我。
「瑞文喜歡別人,你不難過嗎?」我挑眉看無所事事的痞子。
他拿起梳子拉扯我那一、兩個星期都沒整理過的頭髮,然後一下皺眉一下又嘆氣,從鏡子望著他認真的樣子,給我一種微妙的親和力,雖然他看起來不是那麼細心的人,但事實上就是如此。當他幫我把雜亂的長髮綁成馬尾後,的確很清爽,也看起來很有精神,我給他一個感謝的微笑。
「停!就是這個。」痞子把我轉向他。
「哪個啊?」我驚慌失措的說。
他的手輕輕摸著我的臉頰說。「就是這個微笑,最甜的笑容。」他微笑的很溫柔,應該是從瑞文那裡竊取過來的。
「你要帶我去哪?」
他又拉著我,然後說。「我們要去可以看的最遙遠的地方。最後,如果他從來都沒愛過我,我何必難過?」他這次嘆了無比浩瀚的氣,原來沒比我好到多少。
 
*張煜承*
 
我除了莫名其妙承認自己是gay以外,貌似別無選擇了。
杜喬根本打從心底認為我是同性戀,而且還「愛上瑞文」有沒有搞錯啊?!
但是她以為我跟她是一樣的心態,好像會比較好過一點……
我們搭公車時,我看杜喬恍神的樣子,便問她:「妳還好嗎?」
「很好。」她連說謊都不懂掩飾。
「我知道妳的意思是很不好,明明都很難過,還要說很好,妳的表情已經先出賣妳了。」我想看著她,但她的眼神是直視車窗外。
「我了解。」這句總結了剛才所有話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