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寂寞與幸福所交織出的園地。野田妹自由創作
關於部落格
多大的繁華,到頭來都是一場虛空。
只想單純平凡的存在著,即便總是事與願違......

  • 359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變質的詛咒-壹

新的一學期是個不一樣開始,因為同學、老師、課本都是新的,根本不知會有什麼奇特的事會發生,反正希望可以交到一個知心好友就是了,如果來一段戀情也不賴。

不過以我這張凶神惡煞的臉,應該沒什麼機會。

布告欄上面我看見自己的尋找著自己的名字。

林小米

法律系

 

走進教室那一剎那,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你身上,好像你是校園恐怖殺手,只有一些人呆然抬頭一望,便又繼續看書了,我真的不知該笑還是該哭,找到看似很溫和的女孩旁邊,正好有一個位子就坐下了,在老師還沒來之前先望望週遭環境。

講台後的黑板感覺有十年沒用了,灰塵快把黑板覆蓋了,後面的佈告欄有著精細的美工,那朵立體花充滿真實感,讓人不覺得是用粉彩紙和一些奇特的紙製作出來的,反到覺得是佈告欄前面種了好幾朵花,這讓我想起以前和朋友製作海報時的不愉快。

「我們要以什麼為主題啊」我問問身旁的茹。

 

「嗯......問奈吧」她想了許久才回答,真令人不解,不知道就說不知道,為何要想這麼久拖別人的時間。

 

「奈你有什麼想法嗎」我看她聳聳肩不表示意見

茹和奈是我製作海報的夥伴,也算是我的好朋友,不過也不是很好,因為動不動就意見不合,冷戰起來又恐怖的嚇人,我就變得不大想和她們有麼交流,剛開始還覺得她們溫和有禮,到最後其實是個吝嗇鬼,連海報錢都不肯付,這也不是一次了,之前還有買一本書明明說要分攤,結果她們卻說不買了,所以我就自行吸收,可是還是有借她們看畢竟是朋友,最好不要計較太多,不然搞的不歡而散也太慘了。

 

我算是裡面的小組長,所以就決定以反霸凌為主題來製作海報,如果想得獎的念頭就必須挑選這種官方性的勵志主題,因為評審老師總希望我們做點有意義的宣傳海報出來,不要都是那種沒營養的東西例如:非常與眾不同的飲料宣傳,看我都想買了,他使用了浮雕之類的手法,還有非常精細的美工〈在評審團的眼裡那是垃圾,不過在我們學生的心中,那是最完美的創意作品〉,可是卻沒得獎,反而得獎的都是那種頭頭是道的交通安全、反暴力宣傳海報,毫無新創想的作品,往往都困在要以學校週遭為主題來發揮,讓我為了要得獎只好使出小手段。

剛開始一切都沒問題,無論是買材料或製作過程都還蠻順利的,可是到了中途奈卻說:

「主題太無趣我們換別的吧我們身旁又沒被霸凌的人

她皺緊了眉頭。我有點生氣,全部都做三分之一了,才說換主題,最初是誰沒意見的啊

 

「奈都做了快一半,你怎麼可以說換主題就換啊而且我們在討論要做什麼你不是說沒意見嗎」我的口氣帶點憤怒

 

「對啊你只有聳肩而已,不是代表著沒有任何點子嗎?」

茹也跟我的看法一樣,我知道她是不想花錢再去買新材料了。

 

「我那聳肩又不代表什麼,只是還沒想到嘛況且我想提出意見時,妳們就先決定了一切,我又能說什麼。

她毫無請求的感覺,反而是我們做錯了。

 

「你當初如果提出你的想法,我們可以立刻改啊不過居然都撐到現在了,為何還要突然提出你的想法呢」原來聳聳肩不是沒意見,是她還沒想到,但什麼叫「我又能說什麼」我真的搞不清現狀,明明不說了,還要說

「是你太自以為是吧茹沒反對你的想法是她沒意見又不是我也跟著沒想法,如果大家意見不合那就不要做了」我當場傻眼。她的話大聲到隔十道牆都聽的見,更糟的是她把海報撕成一半了,我似乎感覺身旁的茹變臉了。

 

「如果不想做就算了,給我出去還有我不是沒想法,只是我喜歡小米的點子。」茹臉上毫無表情,說出口的話也毫無感情,不過「給我出去!」真的足以把奈嚇死了,因為溫和的茹從來沒生氣過,她很溫柔的,就比較吝嗇而已,以前就算意見不合,茹頂多不說話,但她這次真的發飆了。

雖然海報毀了一點,可是我和茹還是順利在時間內完成,奈也退出了,那反霸凌的海報似乎沒有得獎的希望了,因為撕掉海報時,只剩兩個禮拜的時間,所以就拼拼湊湊的完成,讓我吃驚的是那種爛海報,居然全校第二名,實在有夠扯,講評是「有新創意,符合校園主題,手工精細,無可挑剔」都在瞎掰,新創意是因為很少人用反霸凌;手工精細是因為全校會參加通常都是自我感覺良好的人,手工不怎樣還來參加;無可挑剔是因為其他作品都很粗俗毫無美感,其實也有好作品,不過卻被評論脫離主題不符參加資格被退選,算了得名就好了管他是怎麼評分的,因為得了第二名也不會開心,為了做海報弄的朋友散了,值得嗎不過我是無所謂,可能茹會比較傷心。
身後突然有人碰我的肩膀,我轉頭看見了戴一付粗框眼鏡又長髮飄逸的女孩,外表很清秀、五官深邃,總有一種突如其來的熟悉卻陌生的,我一定見過她,不是擦身而過的那種,是那種……我知道了,她是菜菜子我國小和國中的好友,還記得每天都一起聊天哈拉的日子,但眼前的她跟過去改變了許多,當年有著漂亮的大波浪頭髮,整個秀氣十足,而我是生來襯托出她的美麗的。她走起路來像在舞台走秀的模特兒,非常有自信,我想或許她想換換造型畢竟都3年了,有誰不會改變呢?雖然我強烈懷疑她整形過,而且非常失敗,要是可以不顧失禮,我會想建議她提告整形醫生。

「蔡彩紫」那是她的本名,因為她超愛日本風潮,她想取一個跟名子很像的日名,第一次見面的人都會對她的綽號感到疑問,可是一聽本名,才知道為什麼不叫安室奈美惠、大塚愛,要取「菜菜子」了。
 

「看看呆了好久,認不出我來了喔真心碎,才多久沒見面而已,就把我忘了一乾二淨

她假裝難過用手擦擦眼淚,她一直還是原來的她,我開心的撲過去抱她。

「我好開心在大學居然能同班」我漸漸感覺到周圍憤怒的眼神在瞪我

「小聲點」菜菜子小聲告訴我。

「對不起」我害羞的向每個人點頭道歉,不過我想向全世界的人分享我的開心,以前的好朋友要在同一校都有點困難了,何況同一班

菜菜子坐我後面順便換手機號碼,之前有嚐試和她聯絡,但那個手機號碼已無人使用,所以也就沒再打了,而旁邊的女孩叫莊秀秀〈是在我站起來抱住菜菜子時看見她書包上縫的字〉,真不知道她在埋頭苦幹什麼,連頭轉也不轉的面對著桌上書,假使是小說漫畫我還能理解,可是我看見熟到不能再熟的兩個字「理化」,她正在努力讀理化,不會吧!這樣也能跑錯教室,她不是讀法律系嗎?
坐我前面是一個理平頭的男生,看似呆頭呆腦的傢伙,整天只知道挖鼻屎亂彈的笨蛋,不難想像,因為他現在就在挖鼻屎,然後左顧右看的馬上把手放在前面女同學的包抹來抹去的,噁心極了。看來我遇上一堆問題人士了。

我跟她約好了放學要去逛街,因為整整三年沒見面了,當然要好好玩一下,她說她要先回家換衣服,我剛好要去社團看看,出來時菜菜子還沒來,可是我等了好久都沒等到她,學校已經沒人了,突然書包的手機響了,是菜菜子

「對不起我有急事不能去了,改天吧」她快速的說完就掛斷了,我連一個字都還沒說耶那肯定非常急,才會讓有氣質的她這麼手忙腳亂。

不過我好想哭,因為天色已黑了,學校現在感覺好像鬼屋,會不會突然有人搭我的肩啊感覺背後涼涼的......

「啊」我感覺背後突然有好多東西重重的下來,還東西砸我,使我飛奔向前,結果跑不到一步就被絆倒了,這真的慘了,我慢慢回頭是……人,還流了一攤血,剛開始叫太大聲了,害我現在喊不出來了啦比起剛才真是小巫見大巫。

當我冷靜後,看見那個人書包裡的書散落一地,周遭好暗,只有月亮照下來的光。我整頓好情緒後,把砸到我的東西撿起來,原來是日記,我走近遠處的書包,突然再也無法冷靜了,因為書包上的繡字是莊秀秀,我想起要離開社團時,看見了莊秀秀,她站在走道望著天空,臉上帶著憂鬱的神情。

「秀秀現在很晚了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想超級聰明的人頭腦都怪怪的,總是做平常人不會做的事。

最後才明白她雙修學位,不是走錯教室。

「我心情不好想去頂樓走走」她低著頭說。

「是喔!天色已黑要快點回家,小心看不到路。」我本來想叫她不要逛了,但她心情不好就算了,結果沒想到她是要去頂樓「自殺」,要是我能趕著她回家,說不定悲劇就不會發生了。

我拿起手機報警,畢竟我現在變成唯一的目擊者了,而且一定會被抓去做筆錄,真的好討厭,為什麼是我為什麼又會有人選在開學跳樓自殺我覺得現在好恐怖,便看起了那本日記,轉移身旁有屍體的恐懼感。

910

才開學沒多久媽媽就叫我養成寫日記的好習慣,可是每天補習回家都很晚了,而且還要寫學校的作業,對我來說,在蘭英高中的瑣事都沒什麼好寫的,因為每天除了上課,就是考試,學生也都不苟言笑,真的超無聊,不過最近倒是聽到新的樂趣有關什麼「指標改人了

其實我也不懂,可是聽說到103班會看見比戲劇還精采刺激的節目,每天早上和下午放學都會有非常多人去觀賞,連我也想去,所以就明天放學後,我要去看看究竟怎麼一回事。




野田咩咩滴咕:
這是一開始所寫的故事,目前還在遐思中,對我而言,最難的是結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